到底你想要表达什么?What in fact DO you want to say?

当我的新书《东京·爱·好(Tokyo Love Hello)》发布以后,我想如果把成书过程中的疑惑、问题与思考写出来,也许会有人对此感到相当的兴趣。

作为一个摄影师,通过怎样的努力才能够使自己的作品最大限度的表达自己的感受,或是将这一感受传递给观看者?到底你想要表达什么?

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新作《东京•爱•好》的封面

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新作《东京·爱·好》的封面

手头的作品,我们应当把它们做成一本书、一篇杂志报道、一场展览、幻灯、播客、动感玛格南式(Magnum In Motion-style)的网页,或者是采用以上的几类,甚至全部方式?这样的处理方式会对作品产生什么影响?展览和书本获得完全不同的响应。在网页上,你可以使用多媒体的手段,而杂志则会让你的作品接触更多的人群。如果最终选择展览的方式,它会不会看上去仅仅是把书本贴在了墙上?而如果出版书籍,又会不会仅看上去是把展览放在了两手之间?

继续阅读“到底你想要表达什么?What in fact DO you want to say?”

黑暗中的九十个小时Ninety hours in darkness

一张三英寸大小的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的照片放在黑色工作台的上面,周围是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在处理一张丹尼斯·斯托克(Dennis Stock)的照片以后,他点了一支烟,把双手插进裤兜,留下一张略显凌乱的工作台。玛格南纽约办公室的暗房里,这个和裁刀、伊尔福500H多级放大机 (Ilford 500H multi grade enlarger)以及数不清的珍贵照片待在一起的男人就是巴勃罗·依里里奥(Pablo Inirio)。自1992年起,他就把这儿视为自己的小天地,常常每周在此工作超过90个小时。

圣诞节的前两周——每月的摄影师碰头例会刚刚结束——这通常是暗房最忙的时候。久保田広治(Hiroji Kubota)不温不火地扣着暗房的门,里面回复到“马上就出来”。而门一打开,张乾琦(Chien-Chi Chang)就悄悄的站到了门边问个不停。每年的这个时候,摄影师们都会留给依里里奥很多的任务,面对这些任务他很少会犹豫,当然他很可能也没有时间这么做。他只是踏实稳定的遵照着自己的流程去处理,没有抱怨,也感觉不出丝毫的负担。

一张三英寸大小的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的照片放在黑色工作台的上面,周围是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在处理一张丹尼斯·斯托克(Dennis Stock)的照片以后,他点了一支烟,把双手插进裤兜,留下一张略显凌乱的工作台。玛格南纽约办公室的暗房里,这个和裁刀、伊尔福500H多级放大机(Ilford 500H multi grade enlarger)以及数不清的珍贵照片待在一起的男人就是巴勃罗·依里里奥(Pablo Inirio)。自1992年起,他就把这儿视为自己的小天地,常常每周在此工作超过90个小时。

 

 

圣诞节的前两周——每月的摄影师碰头例会刚刚结束——这通常是暗房最忙的时候。久保田広治(Hiroji Kubota)不温不火地扣着暗房的门,里面回复到“马上就出来”。而门一打开,张乾琦(Chien-Chi Chang)就悄悄的站到了门边问个不停。每年的这个时候,摄影师们都会留给依里里奥很多的任务,面对这些任务他很少会犹豫,当然他很可能也没有时间这么做。他只是踏实稳定的遵照着自己的流程去处理,没有抱怨,也感觉不出丝毫的负担。

继续阅读“黑暗中的九十个小时Ninety hours in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