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中复苏 Havoc in its wake

玛格南摄影师吉姆•戈德堡(Jim Goldberg)的专题“新欧洲(The New Europeans)”最近获得了苏生计划(the Aftermath Project)的一笔奖金,该项目由两位专注于叙事与纪实摄影的艺术性相结合的两人协作发起。他们对安•托尔奎斯特(Ann Tornkvist)解释了为什么战争仅仅是故事的一半。

查看吉姆•戈德堡的更多作品
雅典,希腊,
2003/新欧洲。在雅典工作与生活的不同移民社区。吉姆•戈德堡/玛格南图片社 

条约已经签署,士兵返回了家乡,国土也被重新划分。武器不是被销毁就是被永久的搁置。战争对于其观者而言,已经结束。而战争的后遗却不是那么容易消除。战火焚烧的枯枝不会复苏,毁坏的建筑也不会自我修复。恐惧与隔阂长久的停留在战后的土地上。出于对主流媒体一阵风式的报道的不满,艺术馆长克尔斯滕•莉恩(Kirsten Rian)以及摄影师莎拉•特瑞(Sara Terry)发起了这一组织——苏生计划,旨在资助那些关注战争之后的摄影项目(post-conflict photography)

继续阅读“废墟中复苏 Havoc in its wake”

120的几张片子

用长城DF2拍的办公室

袋鼠

小猪

战争男

晕死

小明

我的桌面

Kodak Tri-X 400,派森显影定影,Canon 9950F扫描。

没有我自己的照片,就用我的桌面替代了,呵呵。第二张由于快门有些不准,似乎比设定的慢了一些,有点虚,洗出来也非常的厚。

用Zeiss Ikon Ikonta 524/16拍摄的一些试机片

宾馆门外

五棵松门外

公司门外

乐凯New SHD 100,派森显影定影,Canon 9950F扫描。

600块钱的相机,这个效果,很高兴了。前两张貌似是1/125@f22,后面一张是1/50@f3.5,机震很轻巧,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