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瓦诺•伊巴里•扎瓦拉 Alvaro Ybarra Zavala


© Alvaro Ybarra Zavala

我们已经越过了以一张图片去评价一个摄影师的年代,但是从观者的角度,我们依旧会在某些时候被一张照片深深的震撼,就如题图的这一张作品。这张照片的作者是一个有着及其变态名字的西班牙摄影师阿尔瓦诺•伊巴里•扎瓦拉(Alvaro Ybarra Zavala),29岁,是西班牙著名图片社VU的一员。


© Alvaro Ybarra Zavala


© Alvaro Ybarra Zavala

继续阅读“阿尔瓦诺•伊巴里•扎瓦拉 Alvaro Ybarra Zavala”

安妮塔•芭托斯 Aneta Bartos


© Aneta Bartos

今天我们要谈到的摄影师安妮塔•芭托斯(Aneta Bartos)是一位来自波兰的商业摄影师,不过我并不喜欢用商业摄影师这个名词来称呼她,我更愿意称她为一位来自波兰的女性摄影师。


© Aneta Bartos


© Aneta Bartos

继续阅读“安妮塔•芭托斯 Aneta Bartos”

阅读时间到:三篇对话

 最近访谈真不少,来自玛格南的战地摄影师菲利普•琼斯-格里菲思(Philip Jones Griffiths)接受了游击者新闻阵线(Guerrilla News Network)的采访,讨论了《战地摄影是否是一种艺术(Is War Photography Art?)》

“很遗憾对于这种‘艺术’形式,语言再次变得苍白。我是一位新闻摄影师(news photographer)?一位媒体摄影师(press photographer)?还是一位报道摄影师(photojournalist,谢天谢地您没有再排比下去了,这个领域中文比您想象的更加苍白)?或者是一位艺术家?至少我很反感最后一种叫法,因为这个词已经被滥用了。就我看来,艺术是形式与内容的结合,而这也是我想努力做到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艺术家’这个称谓或许合适,但是我还是喜欢被叫做报道摄影师。”

下一篇采访来自于前一段时间刚刚开放了阅读权限的PDN,接受采访的是《时代周刊》的签约摄影师黛安娜•沃克(Diana Walker),她是里根、老布什以及克林顿在任期间的白宫摄影师,她谈到了她在自己的新书《更大的作品:人像摄影三十年》中最爱的几幅作品以及作品背后的故事。除此以外,《大众摄影(PopPhoto)》本月早些时候也就这本书对黛安娜•沃克之间进行过一次对话

“我的态度是,我既然在那里了,我就应当对读者负责;我的工作就应该是给读者展现在闪光灯与叽叽喳喳的人群背后的真实故事。我也犯过很多错误,我会赶不上车或者错过班机,我也忘记过往相机里面放胶卷。但是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交出一份平庸的作品。”

谈过两位大牛以后,我们来看看另一篇访谈,来自《大众摄影》,采访对象是林•布罗杰特(Lynn Blodgett)。我丝毫不怀疑大部分人对其一无所知的程度,作为全球五百强企业之一,联盟计算机服务公司(Affiliated Computer Services)的CEO,更合适他的地方是《福布斯》或者《财富》(当然,他也确实上这两本杂志上累了)。摄影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但是他丰厚的家底让他有了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好的条件。他刚刚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个人作品集《寻恩:美国无家可归者的面孔(Finding Grace: The Face of America’s Homeless)》,这一项目是在他的老师——著名的名人摄影师安德鲁•伊克利斯(Andrew Eccles)鼓励下进行的,而采访就是针对他的这一作品。

“我希望我们能够排除我们的那些成见,这些无家可归者并不仅仅是懒汉、酒鬼或者疯子。他们是真正的人,而且我们能够从他们身上学习。”

另外这里还有一篇来自《PasteMagazine》的相关评论。

圭多·米特 Guido Meith


© Guido Mieth

来自德国的圭多·米特(Guido Meith)出生于1976年,是一名深受日本文化影响的摄影师。他的作品同时具有日本摄影师的温情与德国摄影师的冷峻,在他的作品集《静谧的景物(Silent Still)》中,这种奇妙的结合随处可见。在空无一人的室内或室外空间中,用温柔的光影传达着“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信息。


© Guido Mieth


© Guido Mieth

继续阅读“圭多·米特 Guido Meith”

杂谈

Flickr的一个追随者Fotonomy最近突然因为其博客上一系列关于构图的文章而迅速窜红,内容短小简单,虽然是英文,但是也足够通俗易懂。七篇文章如下:

  1. 三等分原则
  2. 引导线
  3. 前景的兴趣中心
  4. 均衡构图
  5. 水平的地平线
  6. 更换视角
  7. 简介

不过相对这七篇构图的文章而言,我倒是觉得上面最新连载中的系列文章《曝光模式(Mastering Modes)》更具有可看性,包括:程序曝光光圈优先快门优先

提到构图不得不让人怀念的网站当然就是鼎鼎大名的摄影构图文库了,不过遗憾的是网站已经有一段日子不能访问了,不过我向毛主席保证这个网站绝对不是被水产掉了,千真万确。幸好在无忌上已经陆续有多位资深把上面的一系列文章翻译成了中文版本,其中包括F1.0《看看,画家论构图》并刀如水《构图进阶指南》等。新兴的Web2.0投票站点Mixx添加了摄影项目栏,这就弥补了我们不得不因为Digg没有专门的摄影栏而转向PhotographyVoter的局面。其实直到写今天这篇文章以前,我已经有大半年时间没有上这个网站了(小声说一句,这个网站是今年四月份成立的)。这个网站最近做得稍微漂亮了一些,而且更感人的是上面还出现了分类,不过我的神啊,这都是些什么分类啊:后期与处理、技巧与教程、风光摄影、评测、构图、镜头、微距、长时间曝光…………,居然还有“我最喜欢的图片”这个类别。我的天,谁能够明白这里面的规律或者说老外的思维方式?太诡异了。更为诡异的是,我用自己的英语水平担保,许多个类别下面的文章都是文不对题的,晕。

 

卫报2007摄影书籍采购指南 (2)

昨天最后提到的两本纪实摄影方面的书以及对于迈耶罗维茨(Meyerowitz)的采访都来自于加里•巴杰(Gerry Badger)的《摄影演义(The Genius of Photography)》(Quadrille,25英镑),对,这本书就是BBC四台《摄影演义》的配套书。这是一本及其优秀的摄影史书,既包含了二十世纪丰富多彩的摄影运动,从保罗•斯特兰德(Paul Strand)表现“英雄主义无产阶级(the heroic proletariat)”的堪地派街头摄影到桑德(August Sander)的影室人像再到爱德华•斯泰肯(Edward Steichen)的作品;也谈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数字摄影的泛滥,最终落脚到给美军带来了重大名誉灾难的佚名作品阿布格莱布(Abu Ghraib)的美军虐囚照。

在巴杰的书中,出现了斯泰肯拍摄与1904年的作品《纽约熨斗大厦》,而这幅作品也同样出现在《爱德华•斯泰肯:影像中的生活(Edward Steichen: Lives in Photography)》(Thames & Hudson,48英镑),此书由托德•布兰登与威廉•A•埃文合著。斯泰肯的涉猎范围之广令人咂舌,时而是象征主义者,时而现代主义,时而是商业时尚摄影师,时而又成为人像摄影师或者展示设计师。李•米勒这位斯泰肯曾经镜下展示勒隆(Lelong)晚装的模特,在罗塔•希莫(Lothar Schirmer)的《女人眼中的女人:女性摄影图史(Women Seeing Women: A Pictorial History of Women’s Photography)》中既是摄影师,又是被拍摄的对象。这里面既有一些熟知的老面孔,例如弗吉尼亚•吳尔芙(Virginia Woolf)、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等,也有像多拉•玛拉(Dora Maar)拍摄的努什•艾吕雅(Nusch Eluard,同时也是曼•雷的模特)的肖像这样少见的作品,不过遗憾的是当玛拉成为毕加索的情人之后,她便放弃了摄影。

1947年,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离开了勒隆(Lelong,巴黎的高级服装店),巴黎开设自己的服装店(couture house)。今年,迪奥的“新形象(New Look)”在维多利亚和埃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的“高级定制服的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 of Couture)”展上迎来了自己的六十周年庆。而由时尚史学家腓力德•切诺恩(Farid Chenoune)与摄影师拉齐兹•哈曼尼(Laziz Hamani)合作的鸿篇巨著《迪奥:从克里斯汀•迪奥到约翰•加连诺的奢靡六十年(Dior: 60 Years of Style, from Christian Dior to John Galliano)》(Thames & Hudson,90英镑)则讲述了这六十年来的纸醉金迷,同时配以美轮美奂的高级奢侈品摄影作品。以定制女帽起家的珍妮•浪梵(Jeanne Lanvin)是第一批把时尚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推销给大众的设计师。迪恩•迈尔塞宏(Dean Merceron)的《浪梵(Lanvin)》则续写了这一品牌的故事,还包括其在阿尔伯•阿尔巴兹(Alber Elbaz)领导下的成功转型。

蒂姆•沃克(Tim Walker)的《我爱美图!(I Love Pictures)》(Hatje Cantz出版社,25英镑)则是一部才华洋溢、妙趣横生的作品。他在盛放的玫瑰与珍珠、缎带包围下的时尚摄影让我们想起了西西亚•比顿(Cecil Beaton)镜头前曼妙的交际花们。而《纽约噪音:1978-88年间的纽约地下艺术与音乐(New York Noise: Art and Music from the New York Underground, 1978-88)》(Thames & Hudson,19.95英镑)则看上去更像是在表现一群被苦难所淹没的人们,尽管在字里行间并非如此。例如大卫•拜恩(David Byrne)、劳瑞•安德森(Laurie Anderson)和名字恰如其人的庞克庆子(Keiko Bonk)谈到他们的经历时说道:“我们当时飞大了……运气太飞了……我们就用了六个月就组成了一个叫做爱动(Love Act)的乐队……”

很明显他们绝不会是一群把时间浪费到珠宝上面的人,不过约翰•洛林(John Loring)就并非如此了,他的《蒂凡尼彩色珠宝(Tiffany Colored Gems)》(Abrams,25.95英镑)是关于历史上著名宝石的一篇绝妙佳作。

杰夫里·米尔斯坦Jeffrey Milstein

昨天我们谈到了拍飞机的卡罗琳•萝莎(Carolyn Russo),那么我们今天继续来谈一位拍飞机的人,同样是来自美国的杰夫里·米尔斯坦(Jeffrey Milstein),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除了摄影以外还是一位建筑师,平面设计师,同时也是私人飞机驾驶的爱好者。

用数码后背拍摄的飞机模型,然后加上后期处理使其更加真实。是Jeffrey Milstein目前正在进行的项目。目前整个项目包含作品18幅,这里选择了7幅。看了以后我只能说美国的飞机模型做得实在太好了,呵呵。顺带说的就是该组作品每幅的售价20"X20"为1500美元,限量15张、30"X30"为3000美元,限量10张,真贵。


© Jeffrey Milstein


© Jeffrey Milstein


© Jeffrey Milstein

继续阅读“杰夫里·米尔斯坦Jeffrey Milstein”

谢妮娅•阿维莫娃 Xenia Awimova


© Xenia Awimova

早上我们提到了谢妮娅•阿维莫娃(Xenia Awimova),这位来自白俄罗斯首都明克斯的23岁女孩在真实生活中是一名摄影记者,所有的这些图片都是她在日常生活中拍下。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位女孩可能并不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摄影记者,或许是我不太懂俄文的原因,但是对她的能够找到的英文资料相对于一位摄影师来说依旧是太少了。


© Xenia Awimova


© Xenia Awimova

继续阅读“谢妮娅•阿维莫娃 Xenia Awimova”

一周闲话

白俄罗斯女孩谢妮娅•阿维莫娃(Xenia Awimova)的摄影博客“拍摄成瘾(Foto Griffoneurei/Photo-Maniac)”获得了全球最佳博客的称号,评委的说法如下:

俄语评委亚历山大认为该博客获胜的原因有三,首先博客传递出独特而又根基深远的俄式文化,此外作者对社会众生象的聚焦具有深刻独到的眼光,第三是博客自身的国际性,就算来自不同文化空间的人们,也能瞬间体会到作者的巧思。他表示,自由地说出自己的思想,并不一定言必提革命或斗争,一台小小的相机就够了。

法国评委见解不同。他说,"我并不认为,这一博客的背后隐藏着任何政治的或者批判的信息。我们看到的不过是有高潮有低谷的平常生活,普天下一样。画面上破旧的木屋、有待完善的城市设施,并非用来展示贫穷或表达质疑。它只是城市的不同侧面,人群的不同层次。”

由于阿维莫娃的作品都保存在TypePad的服务器上,所以国内出于安全考虑被海鲜了,我会在今天稍后把她的作品发一部分上来。

摄影师道格拉斯•斯托戴尔(Douglas Stockdale)前两周来到中国转了一圈,有幸见证了一次中国的婚纱拍摄现场。随后写了两篇博客,现代中国摄影(Contemporary Chinese Photography)如果杰夫•沃来到中国(If Jeff Wall Went to China)

“我拍了几张照片,我非常好奇这对新人怎么穿着像是西方人举行结婚仪式时候的样子,在公园这种地方被人摆弄着拍照片。摄影师很明显应该用长焦去把背后杂乱无章的东西和湖边钓鱼的人给虚化掉。”

很高兴看到一个由西方摄影师眼中看过去的中国婚纱摄影,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华人中流行的婚纱摄影是一种相当有趣且值得研究的文化潮流,不知道大家又是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说道婚纱摄影顺便想起最近介绍的修图外包,这一周应该会抽出一些时间来介绍一下ShootDotEdit的修图的一些策略和方法了。这个话题考虑了有一段时间,但是一直由于博客大赛的原因没有开始动笔。

上周陆续受到了几位朋友的批评,“参加那个比赛很累,而且很受限制”,“实在是惊讶你参加这种比赛”。不由得想起之前Kaku所说的,“一种体位、一个女优、拍的一种剧情的A片,让我看一个月,有罪受了。”唉,回头看看右边栏的最近文章里面一篇一篇的人名,实在是自己都头疼的一件事情啊。

卫报2007摄影书籍采购指南 (1)

卫报孜孜不倦的在今年继续推出了他们的摄影书籍指南,尽管每年的卫报圣诞摄影书籍指南都会被摄影师指指点点,不过写图书指南从来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今年的图书指南,确实是让人大大惊讶了一番,其中的《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以及现在还没有写到的《迪奥六十年》以及《蒂凡尼》等实在是让人怀疑这本指南是不是写错了类目,甚至我都怀疑,这些书曾经出版过吗?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看看2005年以及2006年他们的书单,倒是稍微正经一些。

《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1985年6月的封面,来自史蒂夫•麦考瑞(Steve McCurry)的阿富汗女孩是《国家地理》杂志历史上“最富盛名”的封面。而更多的年轻阿富汗的人照片则出现在麦考瑞的新书《大山的阴影(In the Shadow of Mountains)》(Phaidon出版社,35英镑)之中,这本书记录了他在过去三十年中在阿富汗拍摄的作品,主要关注与废墟中人们的日常生活。全书大部分为彩色作品。

来自鲍勃•阿德尔曼(Bob Adelman)《我的双眼曾经见证:争取公民权利的苦难见证人(Mine Eyes Have Seen: Bearing Witness to the Struggle for Civil Rights)》(Thames & Hudson出版社,18.95英镑)关注了上世纪中叶美国黑人所经历的苦难。阿德尔曼的作品(大部分为黑白)是对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苦难的日子最有力的见证,例如像卡特教主(Reverend Carter)拿着一把猎枪站在走廊上,“随时防备着在他注册投票以后上来找麻烦的三K党徒”。来自保罗•吉尔罗伊的《不列颠的黑人生活:一部图片史(Black Britain: A Photographic History)》(SAQI出版社/盖蒂图片社,19.99英镑)的表现则较为温和,按照一个粗略的时间线索来表现这一主题,最后以英国前外交事务大臣杰克•斯特劳(Jack Straw)、美国现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与一件球衣作为结束,呵呵。

《喉舌:苏维埃档案馆的摄影作品(Propaganda: Photographs from the Soviet Archives)》(Bonnier书局,20英镑)则带给了我们一些意外的惊喜。正如英国著名艺术图书出版人马克•霍尔本(Mark Holborn)在其前言中写到的:“如果你把这本书更名为《广告》,那么很可能让你联想到美国广告大战的景象。”接下来这本大书便是这句话的注解之一,拉尔夫•劳伦的《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Rizzoli,65英镑),就是这样一部大广告,向我们展示了这一品牌历年来最为畅销产品的广告,其中点缀以劳伦家族的一些生活或节日照片。而《无字的歌:索菲亚•托尔斯泰夫人的照片与日记(Song Without Words: The Photographs and Diaries of Countess Sophia Tolstoy)》(国家地理出版社,19.95英镑)里表现的,则是劳伦梦想最初的形态(在他还是那个叫做拉尔夫•利夫奇兹(Ralph Lifschitz)的俄国乡下小子的时候):广袤的亚斯纳亚•博利尔纳(Yasnaya Polyana)庄园,庞大的家族,果园,网球场以及完美的家庭环境。托尔斯泰夫人的日记生动,充满了他对自己丈夫列夫托尔斯泰以及他们十三位孩子的爱,日记一直延续到1919年十一月,她去世的前两周。

马克思•亚瑟的《一战的面孔(The Faces of World War I)》(Cassell出版社,25英镑)是对他早先出版的《大战中遗落的声音》的补充,其中既有喜悦(黑卫团(Black Watch,高地警卫团)),也有苦难(拿着一对对夹板的医生)。最后的一张照片是返乡的战士,战争留给他的只有“失业,饥饿和绝望”。

当别人问到乔尔•迈耶罗维茨(Joel Meyerowitz),为什么他使用彩色来记录911之后的归零点(Ground Zero)时,他说黑白摄影作品只会“让忧伤挥之不去”。那么萨尔加多(Sebastião Salgado)的《非洲(Africa)》(Taschen出版社,39.99英镑)和吉尔伯特(Elizabeth L Gilbert)的《东非大裂谷的部落(Tribes of the Great Rift Valley)》(Abrams,31.95英镑)选择黑白摄影,很可能就是为了留驻这样的忧伤;吉尔伯特在她的评论中提到,她很怀疑自己所记录的那种生活还能够持续多久。萨尔加多令人哀伤的影像则包括自卢旺达的难民,渔夫,带着牲口的苏丹南部黑人以及索马里学校中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