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

本来以为能够有机会在年尾发几篇好文的,结果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硬盘分区表丢了,C盘的文件全部付之东流,最宝贝的是Firefox里面满满当当的收藏夹,然后手机也莫名其妙的被小偷给偷了。

算了,给大家问一个新年好吧,祝来年一切都安好,谢谢大家在一年来对这个小博客的支持了。

1号在家睡懒觉了,2号恢复更新。任悦老师那边的EX也同时恢复。

我们2008见。

一台相机的诞生

今天下午在某个群中,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其实,我的生活也还是相当无聊的啊。不多说废话了,大家自己看聊天记录开心一把吧,哈哈,有点长。

2007-12-29 16:54:22 武汉-一默
我前天晚上掉了台机子  伤感到了

2007-12-29 16:54:30 武汉-一默
挂到网上撒  说不定哪天就出去了

2007-12-29 16:54:33 武汉-况况
掉?

2007-12-29 16:54:40 武汉-一默
嗯。。。

2007-12-29 16:54:43 武汉-一默
还是借的

2007-12-29 16:54:45 武汉-况况
恩  水哥帮我挂了

继续阅读“一台相机的诞生”

施特菲•克伦茨 Steffi Klenz

德国女摄影师施特菲•克伦茨(Steffi Klenz)出生于1979年,在英国肯特设计艺术学院(Kent Institute of Art and Design)完成摄影本科学位之后继续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完成了摄影的硕士学位。


© Steffi Klenz

一瞥的风景(A Scape)是克伦茨完成学业后的第一个个人作品,关注于伦敦周边被人所改变着的地貌。风景在这里不再成为风景,而是一种模糊了身份之后的沙粒堆。影像不再是那种人们期待中的明信片上可读或可居的风光画片,而成为了一些分不清尺寸真伪的场景。让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些我们亲手造就的景象的真实存在性。

继续阅读“施特菲•克伦茨 Steffi Klenz”

卡尔蔡司2007摄影大赛

老牌器材厂商卡尔蔡司举办摄影比赛,你的2007。这或许是有史以来最为八仙过海的一次摄影比赛,允许包括从摄像头到中画幅在内的任何相机参赛,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使用一枚卡尔蔡司的镜头。大赛依据所使用的器材划分为两个组别,使用罗技摄像头、诺基亚手机、索尼小数码及伪单反(bridge camera)的相机为一组;使用单反、旁轴以及中画幅相机的为一组。每组均评选出前十名获奖,其中第一组的大奖为8GB N95手机,而第二组的大奖奖品则是在ZM、ZF、ZK及ZS口蔡司镜头中任选一只(不包括Distagon T* 2.8/15 ZM和Sonnar T* 2/85 ZM)作为奖品。

平心而论这个比赛还是相当有趣的,虽然奖品给得抠门了一些。有兴趣参与的朋友们点这里报名吧,截止日期明年元月7日。

一周闲话

上周,Capture One终于王者归来,不负众望的推出了全新的4.0版本。新的版本除了操作界面上的大改进以外,另一个亮点则是更多的相机特性文件。文件的读取、处理与显示速度也变得更快。尽管新加入的HDR调整显得有些鸡肋,不过由此看来HDR真已经人心所向。可能用习惯了大而全的Apetuare或者ACR的同志们不会很习惯C1简单的功能与操作,但是不得不说C1能够创造的色彩是所有RAW软件中最让我满意的。不过在我修改了我MSN签名的那天下午,菜菜发现Capture One没有注册码,忿忿不平的说了一句,“连个破解都没有,还搞什么王者归来啥。”PC上的入门级专业打印软件Qimage也发布了更新的2008.200版。除了支持签名与版本的自动打印以外终于开始诚意的支持双屏显示。另外添加了对于D3等新数码相机的RAW文件支持,以及修改了新的打印尺寸算法。

轰轰烈烈的书单大战终于在圣诞节要落下帷幕了,最后的重量级书单是来自著名的摄影书籍博客5B42007最佳摄影书籍。当然,访问好网站永远是要戴套的,那么我们换一个比较容易访问的吧,来自华尔街日报的书单或许会让你看看生意人眼中2007年的摄影书籍又是如何的。另外如果对后期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看看PhotoshopNews上面众多编辑评选出来的2007最佳书籍,虽然有一些可能你不会有兴趣,但是其中也有不少值得一看的好书。最后是喜欢凑热闹的大胖子Scott Kelby的《2007年最好的摄影书籍,就是这本了》,介绍了乔伊·麦克拉利(Joe McNally)的新书《决定的瞬间:顶尖摄影师的摄影秘密(The Moment it Clicks: Photographer Secrets from one of the world’s best shooters)》,同样由New Rider公司出版发行。虽然这篇文章有些标题党,不过书一定应该是不错的好书。考虑到他在尼康公司的国宝级地位,尼康公司特别为他的新书建立了网站,有一个短小的视频采访可以看看,当然看了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们的胖叔叔要介绍这本书了。依据目前人民邮电出版社的彪悍级别来看,我想可能半年内这本书应该会有中文版的吧,大家就不用焦急了。

对于报道记者来说,2007年是让人难过的一年,全年共有64名报道记者死亡,这是自1994年的66名记者死亡之后的第二高度。在上周翻译的长篇对话中,阿格迈尔就已经和我们谈到了美国媒体的自我阉割,而这里则是一份更为详细的报道。和谐,是每个国家都需要的。同时,路透社摄影师鲍勃·斯特朗(Bob Strong)也对美军的“共同行动”发出了质疑。被质疑的不止是军方,以维护新闻正直而著称的卫报现在也同样因为在与自由摄影师的合同上撒谎遭到了质疑

尽管摄影师已经为拯救柯达胶卷做出了努力,但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柯达依旧表示对此无能为力。商业周刊发表评论文章,质疑柯达是否要退出传统影像行业,而来自柯达本部所在地的地方报纸《罗切斯特民主纪事报(Rochester Democrat and Chronicle)》则同时发表文章《全新的柯达屹立在美国的东方(Rebuilt Kodak Tested Anew)》以及多媒体报道《柯达,我这四年不得不说的故事(Kodak, the Past 4 Years)》。

好了,最后轻松一下,送上一个视频,佳能在日本的数码相机广告,祝大家圣诞快乐。

与彼得•凡•阿格迈尔对话(2)


一次夜间行动之后,士兵杰克逊在嫌疑犯的家中休息。这次行动中两人被捕。© Peter van Agtmael

JC:你和伊拉克人之间有什么交情吗?

PA:没有太多吧。我和伊拉克人之间唯一谈的上就是和我的联系人之间的交情了。他们以年轻人为主,通常是库尔德人(他们通常比较仇视阿拉伯人)或者是那些受过教育的投机主义分子们,他们在早期理想主义者的影响下试图通过支持美军来回到以前的日子。尽管我没有遇见过什么真正支持(gung-ho,这个词太复杂了,大家看这个链接吧)美军的人,不过钱能通神,况且他们也没有太多选择。他们大部分人都心怀一个美国梦,不过其中的幸运儿却是极少数。我们通常都是通过这一点搭上线的。他们希望一名记者——我——能够有办法帮助他们去美国。他们其中的一些人身经百战,勇气可嘉,但是依旧不断的被拒签。

在巴格达的急救室工作期间,我的一位翻译被谋杀了。他在下班离开绿区(Green Zone,巴格达内相对安全的区域)后遭人跟踪暗杀。这使得其他的翻译都要求在绿区内给他们提供一个寄居之所,否则他们就不干了。尽管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做出了最大努力,但是整个伊拉克境内超出控制的暴力事件上升还是导致翻译们类似的要求越来越多。

我认识的另一位伊拉克人是一位叫做默罕默德(Mohammed)的经常笑眯眯的陆军军官,他统带领一支部队,驻扎在巴格达周边情况最为恶劣的小镇阿米里亚(Amiriyah)。他是一位坚定的无党派人士,勇敢而不鲁莽。我亲眼见证伊拉克副总理要求他在内战期间保持忠诚而遭到了他的直接拒绝。第二天我就同他的美国顾问一道逃到了绿区,传闻内务部的秘密武装人员要把他全家都拖到巴格达的街上去。这样的传闻基本上相当于已经给他判了死刑,而此前他已经有九名亲人因为他的立场而惨遭杀害。我用相机上展示我拍的照片,并且声称我是为一家美国的著名杂志社工作,这位美国顾问看上去有些惊慌失措,不过最后这批秘密武装人员还是离开了。但是接踵而来的更多危机最终还是让默罕默德放弃了自己的职责移居美国。他便是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之一。

继续阅读“与彼得•凡•阿格迈尔对话(2)”

闲话

跟随了我几年时光的优派显示器终于这个星期天的早上在一阵红光之中挂掉了,因此导致我星期一因为一堆应该在周日做完的东西忙得不可开交。

电脑坏掉以后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书店晃晃,然后惊讶的发现人民邮电出版社居然发狂似的出版了一系列国外的经典数码后期与摄影书籍。有Charlotte Lowrie的《Camera Raw(Camera Raw Studio Skills)》,虽然这本书的名字以及封面设计都容易让我想起那本我更期待的《真实世界Camera Raw(Real World Camera Raw with Adobe Photoshop)》——让人无限怀念的Bruce Fraser大师的遗作。说到Bruce Fraser,令人兴奋的是他的那本巅峰之作《真实世界的锐化(Real World Image Sharpening)》倒是真的出了,中文版名称是实在让人难受的《图像锐化深度探索》。下一本好书是来自Nigel French的《Photoshop揭秘:选区、图层与路径的艺术和科学(Adobe Photoshop Unmasked: The Art and Science of Selections, Layers, and Paths)》,中文版名字成了平淡无奇的《Photoshop选区深度探索–图层通道与路径揭秘》,当然我更喜欢他的那本《InDesign字体设计(InDesign Type)》,毕竟他是以讲字体设计而闻名的,不过在国内我很怀疑后者能够有多大的市场。接下来一本是Martin Evening的《Photoshop CS2摄影师专业技法(Photoshop CS2 for Photographers)》,这本书我在亚马逊买了两次都以包裹失踪告终,但是始终是我认为续Fraser大神以及Wow Book之后最值得购买的Photoshop书籍。CS2和CS的版本区别不大,大家可以直接找CS的电子书,在电驴上甚至还有配套光盘的下载,不过源很稀少。我现在比较喜欢的是这本书的CS3版。最后最让人惊讶的当然是这本《皮肤(Skin)》了,只要稍微愿意拍摄一次人像的,买一本吧,128元,不过是你请模特吃一餐饭的价格,而这远远是不值这本书能够带给你的。

好了,说了这么多看不到的书,我们继续来说网上的东西吧。如果你不方便购买上面这些书,网上本周依旧有不少好的教程,首先是来自创意大师(CreativePro)的《好光线,好照片(Get Light Right for the Best Photos)》,然后是专业摄影师杂志上的《如何读懂直方图(How To Read and Understand a Histogram)》,这篇文章都好到让我懒得再去研究如何写一篇能够详细解释直方图的文章了。

专业博客设计给我们带来了一篇好文章,《设计Photoblog的十个技巧》,这十个技巧分别是:使用中性色背景、提高访问速度、首页只留下最新作品、让自己的照片有个性、不要轻信那些给文字博客用的建议(哈哈)、谦虚的说明自己的器材、提供RSS输出、给图片加注解、别用弹出窗口、别局限于按月访问过往文件的方式。摄影DIY提供了一个《不可不看的88个摄影博客、画廊与网站》,上面的每一个链接都值得花上半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时间去看看,还好我基本都看过,这个时间就省了,哈哈。

接下来两篇访谈,第一篇是音频,来自拍摄上海的格雷 吉拉德(Greg Girard),这位连《中国摄影》也都上过了的摄影师就不用多说了,不过这篇访谈正是谈他在上海的作品的,推荐大家听听,呵呵。下一篇访谈介绍的摄影师并不能说名气非常大,他作为摄影师的名气可能更比不上他在情人节用一栋一百多万美元的房子当礼物的惊人之举,但是他却确实是好莱坞最好的剧照摄影师——杰森·博兰(Jasin Boland),访谈文章很长,其实我也还没有看完,不过挺有趣的。

前几天一直在谈各大媒体评论的年度优秀摄影书,之前我所介绍的都是英国媒体上面的书单,那么最后还加上一份英国媒体《独立报(The Independent)》的书单我们就开始把目光投向美国媒体吧。首先是之前已经提过的PDN上的书单,然后是《大众摄影(PopPhoto)》上的书单。比较牛的大餐来自《Shutterbug》,书单分成了两个部分,摄影数码,每个部分都是一张洋洋洒洒的大单。特别是数码部分,如果你对我前面介绍的书有兴趣,那么这封名单你一定不容错过,去年一年时间中的优秀数码后期书籍被毫无疑问的一网打尽。

与彼得•凡•阿格迈尔对话(1)

SGT Jason Thompson waits for a nurse to clean his face of blood and grime after he was wounded along with two of his soldiers when an IED hit their vehicle. All three soldiers were returned to duty.
士兵杰森•汤姆森正等待护士清除他脸上的血迹与污渍,他与另外两名士兵在车中遭到自制爆炸物的袭击受伤。三名士兵在治疗后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Peter van Agtmael

彼得•凡•阿格迈尔(Peter van Agtmael)“就读于耶鲁大学历史系。毕业后,依靠奖学金的帮助渠道中国拍摄因三峡大坝建设而将被淹没的长江沿岸地区。2005年彼得在非洲度过了一年的时间,拍摄广袤的黑非洲(sub-Saharan Africa,撒哈拉沙漠南部的非洲地区)土地。他目前正在关注的长期项目是美国战争在国内外所带来的后果。2006年,彼得入选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纪实研究中心(Center for Documentary Studies )评出的‘25岁以下的25位摄影师:美国摄影新希望(25 under 25 – Up and Coming American Photographers)’。2007年,凭借其对伊拉克夜间行动的报道作品获得荷赛一般类新闻组照二等奖。”(资料来源)在我评论了他的伊拉克战争作品之后,彼得给我发来了电子邮件,联系以后我问他是否愿意进行一次交流。我非常高兴他接受了这个请求。

继续阅读“与彼得•凡•阿格迈尔对话(1)”

瞎扯

漫长的30天终于过去了,以后再也不在博客上干这种限制主题的事情了。今天比较忙,就干脆瞎扯一下吧。

最近比较热闹的话题应该是新闻周刊(Newsweek)上的文章摄影已死?(Is Photography Dead?),尽管这篇文章颇显激进、片面(这也是我之前一直懒得提这篇文章的原因),但这篇在摄影圈子里面掀起的轩然大波却是始料未及的。喜欢看中文的同志们欢迎光临徕卡中文网,喜欢看英文的同志们可以继续往下看。首先值得一看的便是文章后面紧跟的评论;接下来是大众摄影的博客文章,题目我非常喜欢《摄影又挂了,这次是新闻周刊说的(Photography is Dead Again, Says Newsweek)》,连线杂志也在他们的博客上迅速回应了一个简短的观点。博客一个图片编辑也贴出了自己的观点,简单的一句话:我觉得整件事情就是一个搞艺术批评的在几个挂满了抄袭作品杂志封面图片编辑们都看不上眼的作品画廊里面转了一圈以后对摄影大发厥词。另外Adobe的资深约翰·莱克(John Nack)也憋不住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不过最有趣的还是这一篇文章,《摄影才没死,摄影现在值钱着呢(Photography is not dead …photography is worth a million dollars)》

地方报纸《尖峰新闻日报(Summit Daily News)》最近倒是也贴出一篇有趣的文章《数码是摄影的掘墓人吗?(Is digital forcing out photography’s roots?)》,可以看作是前者的余波,不过这股余波没有扫到摄影界,倒是让PS界的朋友们兴奋不已,PhotoshopNews就引用了这篇文章,看来搞IT的反应是要快一点点。

摄影是不是挂了未成定论,不过有不少胶卷倒是真的要离开我们了。柯达之前曾宣布到年底停产一部分胶卷,摄影博客2.8今天悲伤的写下了160NC再见,而摄影师詹姆斯·C·威廉姆斯则在Photo.net上发起了轰轰烈烈的拯救胶卷的活动。明天或者后天,我也许会转载一篇纪念柯达克罗姆的文章。

新兴摄影风格融合:时尚与纯艺

原文名为Emerging Crossover: Fashion as Fine Art,载于美国《大众摄影(PopPhoto)》杂志网站。译文略有删节。

在1955年去世之前,美国著名摄影师乔治·普莱特·莱尼斯(George Platt Lynes)销毁了自己不计其数的底片和照片,他担忧的是如果这些作品一旦成为遗作流入公众手中,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恶名。尽管莱尼斯所拍摄的名人肖像以及芭蕾舞演员为他获得了国际性的声誉,但是他深信美术史上必然不会对他的男性人体摄影以及时尚摄影假以什么好言辞的。

时尚摄影在那个年代尚不为美术界所容,布莱恩·保罗·克莱普(Brain Paul Clamp)这样说道,他是纽约著名摄影画廊克莱普艺术画廊(ClampArt)的拥有者。“如果你是一位商业摄影师,那么你和艺术作品代理商之间就有得好瞧的了,”克莱普解释道。“如果你真的想作品在什么画廊展出,那么你最好别让他们知道你还干着商业摄影这档子事情。”

不过这一状况在近来已经不再多见了,特别对于在流行与纯艺的共同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摄影师就更是如此。“年轻摄影师对这一分歧毫不介意,”克莱普如是说。

现在的时尚摄影与艺术摄影已呈相辅相成之势,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画廊展示出的作品正是时尚摄影作品。由纽约视觉艺术学院(School of Visual Arts)外联负责人丹·哈姆(Dan Halm)策划的“点击时尚(Click Chic)”摄影展便是一个绝佳的例子。展览展出了六位毕业生的作品,他们将时尚摄影作为一种手段来进行影像实验与社会评论,这一影展从多个方面展示了一种新的摄影流派——尽管它并不特别受画廊重视。

“如果你跳出杂志印刷精美的页面来看这些(摄影师),你会发现他们与那些艺术摄影师们受过受过同样的正规教育,也有着相同的艺术修养,”哈姆说道。在他看来,时尚摄影与艺术摄影之间界限的消失正预兆着时尚摄影的一个黄金年代的到来。

哈姆和克莱普认为,当下冲破传统思维模式的时尚摄影大潮植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八十年代,广告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克莱普说道。“广告不再是推销产品,而是开始推销理念。”这一转变可以在“时尚”广告中明显的看到直接表现服装的影像在慢慢减少或者消失。以为《尼龙(Nylon,一本定位年轻人的时尚杂志)》以及一些采访拍摄作品的摄影师盖·阿罗彻(Guy Aroch)为例,他的作品往往就只表现模特的头部或者嘴唇。哈姆同时还认为那些敏感大众也在时尚摄影的变革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的文化正在对时尚更为敏感,”他说。“我们更加关注时尚了。不然你认为“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美国版《Vogue》杂志主编)怎么会一夜之间妇孺皆知的。”

不过当八、九十年代被委以时尚摄影的复兴起源之时,那些年轻摄影师(以及他们的伯乐们)则相信江湖已经不是那个崇尚肤浅影像的江湖了。莎拉·西维尔(Sarah Silver),一位入选点击时尚摄影展的31岁的摄影师认为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少还有摄影师能够通过拍摄“不知所云的漂亮画片”来混个不错的收入。不过在当今媒体主导的市场上,这一手再也行不通了——就算是拍个产品图片,要求也比这高得多。反之,不管是混成什么样子的摄影师都会被要求拿出自己的东西来,拿出有说服力的图片出来,不管是说些什么东西。“拍摄漂亮的图片很容易,”西维尔说。“不过想要出名,你必须拿出独一无二的东西出来。”

这些年轻的摄影师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仿效着他们之前那些在商业与艺术领域均获得成功的摄影师们。拍时尚起家大卫·拉夏贝尔(David LaChapelle)开始拍起名人肖像,并且最近在托尼·沙弗拉兹(Tony Shafrazi)画廊举办了摄影展;以拍摄充满情欲诱惑的摄影作品起家的玛丽莲·敏特(Marilyn Minter)最近为Tom Ford拍摄了新的广告。

不过哈姆认为那些对于时尚摄影的传统偏见依旧会在某些人身上延续。少部分艺术摄影师依旧会认为时尚摄影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圈子,选择远离时尚摄影的江湖。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像西维尔这样的摄影师们。“很可能有很多人认为时尚摄影够不上是艺术,”她说。“不过我们这些时尚摄影师才一点也不在乎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