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被买了,不是我干的。

似乎在今天没有什么事情还能够比盖蒂图片社被出售更令整个影像行业感到吃惊的了。在吃了十三年的小鱼之后,盖蒂图片社终于在当地时间2008年2月25日被位于旧金山的顶级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 Firm)Hellman & Friedman LLC 以34美元每股的股价溢价55%收归旗下,交易金额达24亿美元,比今年年初所传出的消息高出了9亿美元。这里是双方公司的新闻稿:盖蒂HF LLC

艺术微喷之路.第一章.输出工艺(1)

在过去,让我们的作品成为我们手中的一张张照片,能够想到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在沉闷的暗房中捣鼓很久很久,而另一种则是印刷。在过去,即使是名字成为铅字,也是一件很值得夸耀的说法,而印刷照片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更不可想象了。就像"万元户"这个词汇已经成为过去一样,让我们的作品成为一张张照片,甚至是印刷品,对于普通人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不过,尽管我们有很多很多的输出方法,但是对于艺术品输出来说,其中的大部分并不合适。但是从了解艺术品输出的角度来说,看看不同的输出方式之间的异同依旧是很有意义的。作为一名摄影师,这些输出方法,很有可能你都会在某天遇见。

接下来的一系列文章中,重心都是艺术输出,而主要的对象则是发烧友和专业摄影师。有很多关于印前的好书,也有很多使用平板、轮转、丝印或凹凸板印刷的书籍、杂志、册页或者海报等印刷品。但是我们并不会谈到它们,它们太复杂,要花很多时间来说明,也要花去很多时间来理解。同时现在的照片级喷墨打印机也已经完全可以获得质量与其相仿的结果。

继续阅读“艺术微喷之路.第一章.输出工艺(1)”

艺术微喷之路.前言

写在前言的前言:开始动笔写关于打印输出的文章是06年初的事情,那个时候自己刚刚买了一台4800,但是在网上能够找到的关于这个方面的中文资料实在是有限得可怜,于是萌生了自己写上一些内容的念头。

尽管从写下第一篇文章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两年的时间,但是打印技术并未像别的技术一样发生突飞猛进的发展,而当时所说的“现状”在今天看来也依旧存在。值得欣喜的变化是使用打印机输出的作品,终于开始渐渐的出现在诸如华辰拍卖这样的国内艺术品拍卖会上,并慢慢为人们所接受。爱普生这几年在国内的大势宣传同时也让艺术输出(或者按照他们的说法“艺术微喷”)慢慢开始进入更多的摄影师的视野。

这在一方面使人们认识到艺术输出的同时也带来很多弊病:很多刚刚接触到这个概念的人开始习惯的用艺术微喷来形容这一相对国内摄影师来说的新生事物,并认为爱普生的艺术微喷便是这个领域的全部;而另外一些摄影师则开始对于这一态度保持了警醒,同时对艺术输出(fine art print)以及保存级/收藏级输出(archival print)产生了疑惑。

几天前我的老博客刚刚更换到了PHP空间下,以前在ASP环境下的老文章也就看不到了,我想刚好也就把这当作是一个机会吧,重新回顾一下以往写过的内容,做一个更新,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把这个系列的东西进一步的写下去。

继续阅读“艺术微喷之路.前言”

维姆·文得斯 Wim Wenders(3) 地表影像之三

31. 西澳州班古鲁班古山脉的黄昏

黄昏

一天晚上我们在此宿营。
大约六周
每天晚上只有头上的星星陪我入睡,
南斗星。
当我们回到城市,
一段时间我只有在阳台上才能入睡。

32. 多特蒙德威斯特佛德体育馆在"死裤子"乐队演出之后

“死裤子”乐队演出之后

那些喧哗的音乐还响在我的耳边,
尖叫声拍打声
当演出的舞台被拆除时发出
但似乎都消隐了,
是一种奇怪的寂静,
就是这幅照片永恒的伴奏。 继续阅读“维姆·文得斯 Wim Wenders(3) 地表影像之三”

维姆·文得斯 Wim Wenders(2) 地表影像之二

 

16. 蒙大拿州布特市的旧书店

旧书店

不知怎么的我想起了特吕弗的"华氏461"
在星期天早上我徜徉于布特的街道时。
在布莱伯利的科幻小说中
"用过的书"可能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单词,
只可能存在于
这样的一间书店里。

注:此处的"华氏461"为文大师的笔误,应为"华氏451",由导演弗朗科依斯·特吕弗于1966年改编自著名科幻小说家雷·布莱伯利的同名小说。小说虚构了一个未来世界,书籍成了一种违禁品,人们一旦被查出私藏书籍,将立刻遭到逮捕,而搜出的书籍也将被焚烧。因为统治者们认为,书籍会使人产生不必要的各种幻想从而影响现实的生活。那个时代的消防员的工作不是负责救火,而是专门来烧毁书籍。而"华氏451"则是其中一个消防员的编号,也就是故事中的主角。

17. 新墨西哥州圣塔菲近郊的夜幕

夜幕

整天
我都想拍些相片
关于那些山
还有那些隐秘的灌木丛。
薄暮中,
当我最终放弃我的想法时,
我找到了那
我想要拍摄的相片。

18. 蒙大拿州的印第安公墓

印第安公墓

这座木头教堂紧靠着印第安人的公墓
已经被废弃。
我围着它走了一个小时
阅读者坟墓上的每个名字。
一些人死于越南战争。
而"旅行的狼"死得更早。
看着他坟墓上的十字架
他只有二十二岁,
当爱德华·柯蒂斯给洛矶山东面的黑脚部落拍摄时
他躺在了这里,那是一九零零年。 继续阅读“维姆·文得斯 Wim Wenders(2) 地表影像之二”

维姆·文得斯 Wim Wenders(1) 地表影像之一

 

我们度过此生的地方。
我们片刻造访的地方。
我们偶然发现的地方。
只凭地图上的名字便吸引我们的地方。
我们不复再见的地方。
我们永不忘记的地方。

我们期盼回来的地方。
惊吓我们的地方。
抚慰我们的地方。
如同回家的地方。
我们厌恶的地方。
我们满怀敬畏的地方。

未曾到达时
我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我们迷失其中的地方。
和我们遍寻不获的地方。
调理我们的地方。
庇护我们的地方。
摧毁我们的地方。

即使有再多的隐喻,
地方却总是真实的。
你可以行于其中
或者躺卧在地上。
你可以带走一块石头
或是一把泥土。
但你不能把地方带走。
你无法真正拥有一些地方
即将不见,
即使照相机也不行。
我们拍它的照片,
不过是借走地方的表象就一小会儿,
不过是它的外表,它的表象。

我曾拍摄过的一些地方
即使不见,
或许已经从地球的表面上消失。
他们将只在照片中幸存,
或者更好:对它们的记忆
不得不寄寓于我们拥有的画面。

另一些地方将比我们的生命更长久
加上那些我们将它捕捉入画的努力。
它们甚至会留下我们所有的足迹。

百万年后,
周围再没有什么人
哪怕是微弱地记得我们,
有些地方记得。
地方有自己的记忆。
它们记得一切。
铭刻于石中。
深过最深的水。
它们的记忆像沙丘,蜿蜒不休。

 

我猜想那就是我拍下它们照片的原因:
我不想由它们去。
我想敦促它们。
别忘记我们。 继续阅读“维姆·文得斯 Wim Wenders(1) 地表影像之一”

Save the Polaroid, Save the World.

宝丽来公司宣布将会停产其相机及相纸业务(中文)之后,互联网上即时掀起了拯救宝丽来的运动。

除了纷纷扬扬的消息与请愿(1|2|3|4),也有人建立了专门的网站。有趣的是,尽管大部分请愿都是希望富士公司收购宝丽来的相机及相纸业务,但是伊尔福公司倒是首先给出了官方回应

 

我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爱好者们的邮件,询问我们是否有可能考虑接手生产宝丽来的黑白产品。对于这一想法是否实际可行,我们也并不清楚。不过我们的主席兼董事总经理菲利普·哈里斯博士已经给宝丽莱公司首席执行官去信,期待就此事予以磋商。如果此次接洽有任何新进展,我们都会予以通知。

如果你惊讶于宝丽来公司还出品黑白摄影设备,那么你可以看看这里。这个叫做Polaroid Creative的地方曾经让我流连忘返,只是不知道还能够存在多久了。大家上去下照片吧,最好哪个好心人把所有照片拿下来按名字做成一个一个包,记住每个包不要超过两百张哦:)

除了这些请愿方式,也有艺术家们创作了种种模仿宝丽来的小作品来给我们保存一丝最后的回忆。

首先看到的这个来自斯德哥尔摩的创意集市,设计师Colin O’dowd,用一块小玻璃替代了原有的胶片的地方。

Stypyk的这个作品则更为有趣,使用一小块反光胶片代替原有的胶片,在弯折过程中形成有趣的变形效果。仅售10欧元,基本等于现在一盒宝丽来的价格,不过送货地址不包括中国。

最后的这一作品来自Ironic Sans,这款概念型的电子相框可以给我们保留下原汁原味的宝丽感觉,其实,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好DIY一个呢?真希望这样一款产品能够早日上市。

古斯基作品《平壤四号》百万高价纽约拍出

在纽约索斯比拍卖行举办的红色情人节专场慈善拍卖会上,古尔斯基的作品《平壤四号(Pyongyang IV)》以一百三十七万五千美元的价格售出。作为杜塞尔多夫学派的代表人物,古尔斯基一直以来凭借其视角独到,细节翔实的巨幅摄影作品吸引了大量当代摄影以及当代艺术品收藏家的目光,其多幅作品在近年来屡屡创下摄影作品拍卖的新高。

本次在索斯比拍卖行举行的慈善拍卖活动旨在为"抗击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筹集善款,为了与情人节的主题搭配,本次拍卖会上的大部分艺术品均为红色主题。其中来自英国的当代现代艺术大师达米·赫斯特(Damien Hurst)为此次拍卖捐献了七件作品,U2乐队主唱,著名歌手Bono在拍卖会的开场酒会上演唱了披头士的名曲,All You Need Is Love。本次拍卖会总共筹集到善款达四千万美元。

《平壤四号》是一幅典型的古尔斯基式作品,高约三米,宽约两米(119 7/8英寸x81 1/2英寸)。

关于古尔斯基,任悦老师曾经推荐过一篇非常不错的文章。他的作品《99美分(99cent)》曾在07年二月伦敦索斯比一个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以三百三十四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从而保持摄影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长达一年之久。当时曾经有一篇有趣的评论如此说到,“一幅作品能够卖出什么价格,关键还是要看怎么卖的(That might suggest that how an artwork is sold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defining how much it can sell for)”。无独有偶,今年一月以三百四十万美元打破古尔斯基保持的记录的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作品同样是在一场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创下的,这成为这句评论最好的注解。

如果你对于摄影作品拍卖还有更浓厚的兴趣,可以看看索斯比拍卖行的摄影专区,以及克里斯蒂拍卖行的摄影专区,也欢迎大家发表评论谈谈自己的看法。

 

哈苏大师奖2008年获奖名单公布

建筑
Benjamin Antony Monn
德国
www.benjaminmonn.de

Editorial
Louie Palu
美国
www.louiepalu.com

时尚
Andrej Kopac
加拿大
www.andrejkopac.com

Fine Art
Julia Fullerton-Batten
英国
www.juliafullerton-batten.com

综合类
Bronek Kozka
澳大利亚
www.kozka.com

景观与生态类
Hans Strand
瑞典
www.hansstrand.com 

Upcoming
August Bradley
USA
www.AugustBradley.com

人像类
Morfi Jiménez Mercado
秘鲁
www.morfijimenez.com
www.incaprincess.org/sesions/MunayWarmikuna/index.htm

产品
Gregor Halenda
美国
www.gregorhalenda.com

婚礼摄影
Kevin Then
马来西亚

RZ67 Pro

今年的雪灾让我手上两台120相机遭受了灭顶之灾,勃朗尼卡的摩擦轮有点打滑,蔡司依康的快门粘住了没有办法打开。于是我开始在网上物色新的相机,目前比较看中的是玛米亚的RZ67,这是一台不错的机器,包括昨天提到的Amy Stein在内,有不少使用这一相机的摄影师,留个记号方便参考吧。


© Tianmou

首先注意到的是因为在色影无忌发了我的4×5帖图区+英国的摄影学习而小有名气的年轻摄影师Tianmou他在Pbase的摄影作品集中有一个非常诱人的系列,建筑与社会景观(Buliding and Social landscape),其中大部分作品都是使用Mamiya RZ67拍摄。当然他还有很多很棒的片子,例如这个手机的随拍(”everyday documentry” by Mobile phone)


© krapp

另外一个充满了好片的地方就是flickr了,在flickr的RZ67小组中,有数不清的好片,例如上面这张来自华沙的摄影师的作品。

现在我最想知道的是,有没有人能够给我说说手持使用这台机器的经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