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o Testino的秘密日记(下)

六月九日

飞往圣佩特罗(San Pedro)为迈克•柯尔(Michael Kors)拍摄新一季的广告,模特是卡门•卡斯(Carmen Kass)。我为他们已经工作了六年。我很喜欢拍摄商业作品。大约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商业广告摄影开始变得比插图摄影(editorial)更加让人兴奋。我为汤姆•福特(Tom Ford)拍摄的古奇(Gucci)广告把我的职业生涯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就是那种人,时刻会让你觉得”你做得很好了,别紧张,我们只不过在拍广告”。以前的广告拍摄为了照顾到世界范围内的宣传需要,我们常常会受到很多的限制。最简单的例子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不能有身体上的接触,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别的限制。而柯尔那些赤裸裸的性感广告改变了一切。

雾很大,飞机两次降落都没有成功。对于摄影师来说,这是一件很让人担忧的事情。并不是因为担心飞机会不会万一掉下去,而是因为一旦你接手了某件工作,你就必须对其负责。如果你没有按时工作,人们只会把拖沓怪罪在你身上。往好的方面想,如果你从你的秘书或者造型师那儿得到了什么创意,然后拍出了一套大片,荣誉同样也只会属于你:人们记住了这套作品,而不会考虑你的创意是不是来自于你的造型师。不过如果你把事情搞砸了,后果也只能由你自己承担。不过还好飞机最终降落了,我们拍摄完了照片,而迈克尔也对广告的效果非常满意。

继续阅读“Mario Testino的秘密日记(下)”

Mario Testino的秘密日记(上)

Mario Testino也许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时尚摄影师之一了,任悦老师近期就放出了一篇关于他和他作品的介绍。他的日常工作是什么样子的?他的灵感来自何处?这里选择翻译了他三周之间的工作日记,或许能够让你体验一二。

五月二十九日

我在飞往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的航班上,我去查看一下为夏天在伦敦Phillips de Pury画廊举行的摄影展准备的作品的输出情况。Grieger是欧洲地区唯一专注于大画幅输出的专业工作室。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安德烈斯•古尔斯基和其他所有我仰慕的德国艺术家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都是如此之大,你没有办法把它们拿在手上欣赏,而必须站在梯子上才能一窥全貌。

这次的展览包括了我职业生涯中所有时期的作品。但是我尽量避免把承接的皇室客户的作品放进去。当我在做关于戴安娜王妃的摄影展的时候我曾经邀请过她的孩子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在展览之前审视一下作品。对于这些照片必须很小心的处理。尽管有很多人把这样的照片大肆兜售用以牟利,但是我认为除开踏入这些名人生活的兴奋之外,我更多只是一个偶然有幸拍摄她们生活中某一天的摄影师而已。我没有权力去滥用这些图片。这就像我很爱我的母亲,同样我也会不喜欢任何滥用她照片的人。

继续阅读“Mario Testino的秘密日记(上)”

反差、局部反差和微反差

这篇文章写于05年12月,今天下午给几个朋友们说到用PS调整反差的时候谈到了其中的几个概念,为了方便把这篇文章重新发了出来。后面的调整部分有些内容已经显得很过时了,也很浅显,但是毕竟在中文互联网界关于这几个概念也依旧没有相关的文章,我想发上来多少还是有些借鉴作用的。这里面所用到的图片保存在flickr上面,如果看图有困难,请使用Firefox 3浏览器Access Flickr插件,如有不便,请见谅。

反差,是我们在摄影中经常会碰到的一个词。场景有反差、物体有反差、光线有反差、镜头有反差、底片有反差、相纸有反差、工艺也有反差。不同时期不同的人们为了反差可谓是耗尽脑汁,为了追求心中想要的反差。今天我们这里来谈的反差,主要是在电脑上处理图片时的反差,其中包括了反差(Contrast)、局部反差(Local Contrast) 和微反差(Micro Contrast)。

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开始接触到这个词,不过当时不这么样叫,而是叫对比度。应该大家第一次都是在电视机上看到它,一个小圆圈,一半白色一半黑色。它表示的是给定范围内的光线强度的比,是一个比值数据。按照看电视的经验而言,对比度低的时候,图像显得暗淡无光,当对比度高起来以后,图像的色彩就开始变得鲜明起来。当然一般在看电视的时候没有人会把对比度打到最高,因为这个时候影像的颜色就开始显得过于鲜艳,以至于到了刺眼的地步,同时质量不好的电视机还会开始有些雪花点产生。带着这样一个认识,我们就可以开始下面的内容了。

继续阅读“反差、局部反差和微反差”

和马格南新成员的两段简短对话

马格南图片社刚刚迎来了08年的两位新成员马格南博客的编辑Martin Fuchs通过电子邮件分别采访了他们,请他们简单的谈了谈他们加入马格南的动机以及得知这一消息时的感受。我已经联系了其中的Peter van Agtmael进行更进一步的采访,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想问他的,也可以在这里留言。

Olivia Arthur


© Olivia Arthur/Magnum Photos

在过去两年中,我一直在进行一个长期项目,关注女性与东西文化分歧。这一项目的资金主要来自我的奖学金以及赞助,同样我也在项目进行中完成了一些相关的拍摄任务。

继续阅读“和马格南新成员的两段简短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