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Mark Steinmetz

Mark Steinmetz毕业于耶鲁大学,其作品曾刊登于Aperture、Blind Spot、DoubleTake等多本专业杂志,并被现代艺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等多家顶级艺术机构收藏。今年秋天,由Nazraeli Press出版的亚特兰大(Greater Atlanta)构成了其作品三部曲,这本书也被5B4Jörg ColbergAlec Soth等多人评为2009年最重要的摄影画册之一。

继续阅读“Interview:Mark Steinmetz”

Interview:Christopher Anderson

Jörg Colberg:你的新书《Capitolio(首都)》选择了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作为主题。委内瑞拉很明显依旧处于雨果•查韦斯的统治之下,有人把他当做拉丁美洲这片贫瘠土地上最伟大的救世主,几可与耶稣媲美;也有人把他视为这世上仅次于希特勒的独裁者。你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棘手的话题中,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选择了加拉加斯?

继续阅读“Interview:Christopher Anderson”

广告摄影与专题摄影

拍摄时尚专题与时尚商业广告之间有什么区别?大部分人都知道专题只出现在杂志中,而广告则是为了推销某种产品或品牌。广告摄影看上去更干净,使用简单的灯光展现服装或妆面。专题则着力表现时尚服饰适合的情境和氛围。拍摄时尚专题更加宽松,条条框框较少。又有人会问,"那Prada或者Gucci的广告这么算呢?"问得好,这些广告又怎么算呢?显然他们的用光并不简单,场景和画面同样如此。他们是广告摄影中的贵族。但是看看J.Crew的广告,简单的布光、干净的背景,你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服装。Gucci和Prada这类品牌凭借其性感、时尚取胜,是典型的奢侈品。J.Crew的服装是为每个人准备的。而Gucci这样的品牌则是为少数有钱人准备的,所以他们的广告就是要显得不同款一点。

继续阅读“广告摄影与专题摄影”

扛着大画幅的3D摄影师Sebastian Denz

Sebastian Denz是一位与众不同的摄影师,他来自德国,继承了这个民族的科学与严谨;他相信技术,使用一台前所未有的相机结合计算机技术,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全新的空间。

继续阅读“扛着大画幅的3D摄影师Sebastian Denz”

1944年对未来摄影的展望 (2)

PAUL STRAND 摄影师

关于战后摄影的未来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辨的问题,这不光由战争的胜利决定,也由未来和平的性质决定;这不光影响摄影,也影响我们自己的生活。

也许我们更应该问的是摄影能如何在战争中发挥更大的用途。毫无疑问摄影能给军事行动提供无价的辅助作用。同样无价的是摄影记者们在战争前线和后方记录下的那些精彩影像。同样是记录,虽然摄影艺术家们的作品并不能像记者们的影像那样发挥巨大的作用,但可以更加深入的反映自由意志战胜法西斯奴役后留下的生死疮痍。

我相信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与来之不易的和平在世界范围内所带来的民主文化之火不会轻易被扑灭。在这一文化的席卷下,无论是作为科学研究或社会报道的手段,还是作为一种重要的艺术表现形式,摄影都能在未来扮演比过去更加举足轻重的角色。

继续阅读“1944年对未来摄影的展望 (2)”

1944年对未来摄影的展望 (1)

1944年的大众摄影上刊登了一篇题为《未来摄影世界(The Coming World of Photograpy)》的文章,邀请了当时九位在摄影领域有各自突出贡献的人对摄影未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期待。他们是:Willard D. Morgan、Ellot Elisofon、Bernice Abbott、C. B. Neblette、Paul Strand、L. Moholy-Nagy、H.A. Schumacher、John S. Rowan和Sgt. Arthur Rothstein。

在今天看来,这篇文章有的地方可爱,有的地方可笑,还有的地方会让我们回头想想六十多年过去摄影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进步了。

以下是正文。


摄影刚刚走过了自己的第一个百年,机械性能、镜头、机身、感光乳剂各方面都还在慢慢发展之中。但随着二战的胜利,摄影技术的演进速度也得到了提高。为了查明战后摄影的新用途、新动向和新观点,Popular Photography(大众摄影)杂志邀请了图片编辑、战地记者、纪实摄影师、摄影教师、制造商和对此有所体会的一位士兵谈谈他们各自的感受。虽然他们的观点各不相同,但共同的一点就是他们都认为摄影的第二个百年将会在业余爱好者手中散发自己的光彩。

继续阅读“1944年对未来摄影的展望 (1)”

Interview:Frank W. Ockenfels (3)

Rob:那么你干活的时候,一般都要带上你的全部家当吧?

Frank:那得要具体看是什么活了。如果是拍专辑封面,很明显就得搬家了,老实的木头箱子相机、新派的塑料相机,有啥都带上……

继续阅读“Interview:Frank W. Ockenfels (3)”

Interview:Frank W. Ockenfels (2)

Rob:我想知道你的这种札记式摄影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Frank:我非常喜欢Francis Bacon的绘画作品,更喜欢Robert Frank晚年的那些作品,他的那些拼贴以及对宝丽来的处理方式。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做一些重复性的工作,这让我很沮丧。

有一天我在Lens and Repro摄影器材店闲逛,对着店主Jeff Kay哼哼唧唧。他说,"你想要试点新玩意儿吗?"我说,"是啊。"于是他说,"可能你会觉得这机器有意思,也可能不会。要是你没觉得有意思,也别来找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这么简单。"然后他塞给我一台超级格拉菲,说"试试这台机器。"

继续阅读“Interview:Frank W. Ockenfels (2)”

Nash Edition:一家公司和他所改变的数字输出世界(10)

摄影术发展的四个阶段(二)

II

达盖尔法是摄影术第二阶段的第一步尝试,直到1860年前后正负片法高度定型,法国人的风头才被完全改了过去。1870年以后,达盖尔法鲜有问津。得益于玻璃湿板法的出现,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是摄影术第二阶段突飞猛进的年代,随后八十年代干办法的出现使其地位更加稳固。随后,基于赛璐璐片基的软性感光材料在二十世纪初叶被广泛应用;三十年代彩色摄影也走上了实用化的道路。所有这一切,都基于达盖尔和塔尔伯特两人提出的银盐潜影曝光原理。虽然现代彩色摄影技术使用了染料,但所有处理步骤同样是基于感光银盐与染料的置换而得以实现。银盐法在没有任何技术上的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执掌摄影术牛耳走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

继续阅读“Nash Edition:一家公司和他所改变的数字输出世界(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