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王博

我最初是和沈伟聊天的时候知道王博的,印象最深是他清华大学物理系研究生的身份。得知他在纽约456画廊举办第一个个展的消息以后,我给他发了一封采访邮件,很高兴收到了他的回复。

首先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清华大学物理系的毕业生,你为什么最后改行去学摄影?你喜欢摄影应该是从很小时候就开始了吧。那么为什么在上大学的时候没有直接选择摄影专业呢。

我从小就很喜欢美术,但真正对摄影产生兴趣还是进大学之后。在清华的几年中感觉在这方面越走越远,后来逐渐有了改行的想法。

继续阅读“Interview:王博”

Interview:Gerhard Steidl

原序

最近,德国摄影杂志Photography Now计划对我进行一次采访。为了让我明白采访的大致内容,他们给我寄了一本过刊,里面有一篇非常有趣的访谈,关于Gerhard Steidl。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是德文的,而且在网上看不到。于是我征询了Photography Now的意见,是否允许我将这篇采访翻译成英文并贴在这儿。这样的访谈Photography Now还有很多,我们最后达成一致在被采访对象允许的情况下未来将其一一翻译并放在这里,也许两周一次,当然具体还要看我的翻译时间而定。接下来的第一篇采访发表于2009年一月的Photography Now上。感谢Marte Kraeher、Claudia Stein以及Photography Now的其它员工,当然还要感谢Gerhard Steidl先生。–JMC


目前为止你出版最棒的画册是哪一本?

最好、最棒的一本永远是我明天即将开工的那本,过去所有经验都将融入其中。下一本最棒的画册是之后的那一本,再下一本。我不会用自己今天或昨天做的事去衡量未来。

继续阅读“Interview:Gerhard Steidl”

PDN自我推广竞赛评委采访

下面的两篇访谈来自博客No Plastic Sleeves,由Larry Volk和Danielle Currier为其同名书籍配合建立。这是一本非常优秀的书,不少策展人、艺术家都在其中贡献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提出了一些相当中肯的意见和建议。博客除了介绍不少优秀的艺术家作品外,还提供了一些有意义的访谈。征询Danielle Currier的许可后,我计划将其中一部分翻译成中文。


Neil Binkley是Wonderful Machine的创办人之一,同时也是这个艺术品交易门户网站的宣传主管,为其成员摄影师提供市场机会和支持。不到两年的时间,这家公司的签约摄影师已经遍及全美五十个州,以及世界范围内近五十个城市。Neil曾从事广告、公司形象设计、电影制片和摄影,这为其提供了极其广泛的人脉以联系摄影师和艺术品购买方。闲暇之余,他也会面对自己刚刚足岁的儿子Nate体会初为人父的快感。Neil最近成为PDN 2009自我推广大奖的评委,同时也是ASMP/NY年度作品集评选的评委之一。

在看了这么多杰出作品集和自我推广作品后,你觉得哪些因素使其脱颖而出?

当然,如果作品集或推广的外观独特或奢华,总能迅速抓住我的注意力,迎来第一声赞叹。但如果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平庸的作品换不起我第二声赞叹,那么我只能为他们浪费的那些包装费扼腕叹息。

继续阅读“PDN自我推广竞赛评委采访”

Interview:Jim Krantz

大约两年前纽约时报上的一篇报道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拷贝也能称作艺术,那么原作呢?”这儿提到的原作属于摄影师Jim Krantz,这篇报道讲述了Jim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参观时发现自己的作品出现在Richard Prince回顾展中的故事。大部分摄影师现在都已经了解到Prince使用他人摄影作品进行艺术创作的方式,也对这种方式从多种角度进行了不同激辩,甚至还包括与摄影师Patrick Cariou悬而未解的官司。但我注意到的还是Krantz本人,这位长期从事商业摄影的摄影师其多年以来创作的艺术作品终于在浮华的时尚圈和艺术圈中得到了关注。他在纽约时报那篇文章中所说的“我就是需要一些关注,我还需要一些理解”也许正在成为现实。他现在在纽约由Danziger Projects代理,刚刚以其牛仔作品为基础为设计师Adam  Kimmel拍摄了一组广告,作品本周一在巴黎Colette画廊展出。于是有了我们下面的讨论:

APE:从纽约时报发表了那篇关于Richard Prince使用你摄影作品的故事到现在,你周围发生了哪些改变? 继续阅读“Interview:Jim Krantz”

Interview:Curtis Mann

Curtis Mann入选2010年惠特尼双年展的摄影师之一。如果需要证明艺术并非依靠艺术家手中的工具,而是依靠艺术家本身的洞察创造,他的作品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直以来我都想和他聊聊他的作品,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Jörg Colberg:今天这个使用Photoshop修改影像司空见惯的年代,为什么你还使用漂白等其他方式实实在在的毁灭性行为改动你的照片?在电脑上执行这些操作不是更容易吗?你是如何形成这种风格的?

Curtis Mann:我一直对于摄影,至少对于摄影作品的物理本质十分好奇。将摄影作为对象研究,揭示出其非永恒、非真实和可塑性极强的一面。由于我的机械工程背景,我一直以来对于构成摄影影像的纸张、化学药品及药水组合十分好奇。他们的组合诞生了影像,而他们的变更中隐藏了平实传统影像背后的极大可能性。

继续阅读“Interview:Curtis 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