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摄影的,依旧属于摄影

查尔斯•摩尔(Charles Moore)最初只是一位新闻摄影师(news photographer),然后变成了一位报道摄影记者(photojournalist),最后作为一名视觉记者(visual journalist)与世长辞。他并没有变,变的是科技,是头衔,是围绕这个行业的一切。

查尔斯•摩尔最初是他的故乡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一家当地小报的记者,随后因为给生活杂志拍摄作品而混出点样子,但让他名噪一时的还是其游走南方拍摄的那些民权运动照片,记录着当年黑与白、对与错之间的抵抗与碰撞。

摩尔永远是端着相机冲在最前面的人,热衷于广角镜头的他永远是离骚乱场面最近的摄影师,而一旦开始按快门,他还会逼得更近。

在那个电视起步还没有多久,画报杂志一枝独秀的年代,生活杂志花了13页来刊登摩尔、弗利浦•舒尔克(Flip Schulke)等人1962年密西西比大学骚乱中拍摄的照片,次年又花了11页刊登发生在伯明翰的警犬与水龙驱散事件。

人权战场上传回的那些动荡照片与紧随其后的赫斯特•法埃斯(Horst Faas)、艾迪•亚当斯(Eddie Adams)、黄功吾(Nick Ut)等人拍摄的越南战场的惨景,创造了报道摄影的黄金年代。

继续阅读“属于摄影的,依旧属于摄影”

摄影师:敢问路在何方

Matt Eich 2004年进入大学学习报道摄影的时候,报刊出版行业已经进入衰退期。但Matt别无选择,他从小喜欢摄影,而且在大学期间已经娶妻生子,不得不这么干下去。

“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我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他说。

2008年毕业的时候,Eich 23岁,虽然总能从这个那个杂志社里接到单子,但”在这个行业里混饭吃,就我个人感觉而言绝非长久之计”。他现在也会接一点广告单,做点艺术项目,多找几条糊口的路子。”以前的活路,现在已经寸草不生。”

与他形成强烈对比的是D. Sharon Pruitt女士,住在犹他州Hill空军基地的Pruitt太太是六个孩子的母亲。丈夫动荡的军旅生活注定她不可能找到一份安稳的全职工作。2006年一次夏威夷假期给她带来了改变。

Pruitt太太把用一台价值99美元柯达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上传到flickr,并一发不可收拾。这些照片给她带来了盖蒂图片社的一纸合约,通过将其出售给出版商或广告代理,每月能赚点小钱。尽管少的时候只够全家人上顿餐馆,但多的时候甚至能抵一个月的房贷。”反正,赚外快的感觉很棒。”

继续阅读“摄影师:敢问路在何方”

人人都爱宝丽来

没错,宝丽来复活了

尽管就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杂志博客1854的评测来看效果并不太理想,但这也已经足以令暴力来的爱好者们欢呼雀跃。

就尝鲜版PX100的质量问题,我们采访了Impossible Project的Marlene Kelnreiter女士,她表示目前的PX100只是测试版本,项目团队还在继续改进其品质,下一版产品在质量上与当前版本将有显著区别。

谈到价格问题时她同时表示,目前的价格偏高是由于前期研发与厂房租赁费用的影响,由于所有费用均来自个人投资,因此他们无力左右当前售价。

我们已经与Impossible Project安排了完整的采访计划,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想问他们,也可以在下面留言。

纽约时报记者Todd Heisler结束了海地的拍摄后,在莫斯科渡过了一个悠长假期,虽然他的单反掉了链子,但他还有手机。在iPhone插件ShakeItPhoto的帮助下,同样留下了值得回味的作品。同样这么做的还有美联社摄影师David Guttenfelder,他用手机记录了在阿富汗采访的日子

宝丽来从来没有离开,它一直在我们身边,手机就是这个时代的宝丽来。

Interview:Vincent Laforet

我和Vincent Laforet聊到了他与Vimeo及佳能合作的比赛”超越静止(Beyond The Still)“,我顺便借这个机会和他聊了聊关于他从新闻记者到好莱坞商业导演的转变。Vincent使用5D拍摄的第一部短篇《冥想(Reverie)》问世的时候,我和其它所有人一样对此持怀疑态度,认为这不过是一出花哨的商业广告。但当我看到一长串顶尖摄影指导的名字出现在比赛评委名单中,我开始相信人们真的在拥抱并奔向这一新技术。我想让风头浪尖上的Vincent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和行业敏感度出发,给我们谈谈未来的趋势。

APE:你到洛杉矶多久了?

Vincent Laforet:去年六月搬过来的。带着我的妻子,刚出生的女儿,还有五个月大的儿子。

APE:你现在算是制片人了?

VL:我管自己叫做商业导演兼摄影师兼摄影指导。

APE:你现在摄影活干得还多吗?

VL:最多三成,都是商业活。过去16个月里我只接了两个报道任务,一个是迈克尔•杰克逊的葬礼,一个是奥巴马的就职典礼。

继续阅读“Interview:Vincent Laforet”

报道摄影的再次革命

玛格南图片社把全部作品出售以后,我只写了一篇新闻发在中国摄影,但从来没有发在自己的博客上。我很少谈自己的观点,但是喜欢看大量的内容,因此我一直在等着有些新的东西出来。WIRED在谈玛格南纽约时报在谈玛格南PDN在谈玛格南。不过我觉得Art Info这篇让我看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自1947年成立以来,玛格南图片社”从来没有真正干过赚钱的生意”,玛格南现任经理Mark Lubell如是说到。谈到图片社的历史他还说到,”即使什么也不做,我们也干得不错。”前不久将旗下100多位摄影师20余万张照片出售给亿万富翁戴尔旗下的MSD Capital无疑是玛格南历史上的第一大交易。所有交易图片将租借戴尔母校,德克萨斯大学内森研究中心(Ransom Center)进行为期五年的公开展出,因此公众也从中受益匪浅。但是一个疑问始终未曾解开:玛格南的这批珍贵收藏到底价值几何?

据报道,这批艺术品的总投保金额超过一亿美元,但没有任何知情人士透露具体成交数目。按照AXA艺术保险公司(AXA Art Insurance Corporation)艺术专家组主管Vivian Ebersman的说法,这笔保险金额理应是根据投保件数折算的折扣统保额(blockage discount)。她本人虽然不是这笔交易的评估专家,但是也曾接手类似的项目。换句话说,”这批照片的整体价值远小于他们在市场上分别流通时的价值”,她解释道,”从理论上讲,如果这批作品同时涌入市场,他们的价值会被大大低估。”值得注意的是,一亿美元仅仅代表这批作品本身的价值,玛格南依旧持有这批作品的实际版权。这其中很多作品已经永久定格在我们的影像记忆里。

继续阅读“报道摄影的再次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