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摄影的再次革命

玛格南图片社把全部作品出售以后,我只写了一篇新闻发在中国摄影,但从来没有发在自己的博客上。我很少谈自己的观点,但是喜欢看大量的内容,因此我一直在等着有些新的东西出来。WIRED在谈玛格南纽约时报在谈玛格南PDN在谈玛格南。不过我觉得Art Info这篇让我看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自1947年成立以来,玛格南图片社”从来没有真正干过赚钱的生意”,玛格南现任经理Mark Lubell如是说到。谈到图片社的历史他还说到,”即使什么也不做,我们也干得不错。”前不久将旗下100多位摄影师20余万张照片出售给亿万富翁戴尔旗下的MSD Capital无疑是玛格南历史上的第一大交易。所有交易图片将租借戴尔母校,德克萨斯大学内森研究中心(Ransom Center)进行为期五年的公开展出,因此公众也从中受益匪浅。但是一个疑问始终未曾解开:玛格南的这批珍贵收藏到底价值几何?

据报道,这批艺术品的总投保金额超过一亿美元,但没有任何知情人士透露具体成交数目。按照AXA艺术保险公司(AXA Art Insurance Corporation)艺术专家组主管Vivian Ebersman的说法,这笔保险金额理应是根据投保件数折算的折扣统保额(blockage discount)。她本人虽然不是这笔交易的评估专家,但是也曾接手类似的项目。换句话说,”这批照片的整体价值远小于他们在市场上分别流通时的价值”,她解释道,”从理论上讲,如果这批作品同时涌入市场,他们的价值会被大大低估。”值得注意的是,一亿美元仅仅代表这批作品本身的价值,玛格南依旧持有这批作品的实际版权。这其中很多作品已经永久定格在我们的影像记忆里。

Lubell2004年加入玛格南图片社,此前曾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rivate equity)运作。谈到本次出售,他称其为”第101种生意(the 101 of business)”。玛格南在他眼中是一个强大的品牌,但是资金量有限。媒体行业风云变化,玛格南曾经的主要收入来源–摄影订单一再缩减,一场”完美风暴”正笼罩在这组织上空。Lubell周旋于合作伙伴之间,他在问他们,也在问自己,”还有机会吗?”

他最终在玛格南的档案库里找到了答案,这儿藏着一部纪实摄影史,也藏着一批最著名的摄影师们用自己职业光辉写就的二十世纪影像史。虽然这些影像在全球化的今天已经有些褪色,但它们无声诉说了玛格南摄影师们曾经的奔走拍摄,记录了他们在古巴、苏联等那些难以触及的铁幕背后留下的影像。这些影像背后形形色色的印鉴、条码和手写的笔记,还给我们讲述了数码摄影与互联网还为统治这个行业的时候纪实摄影的商业运作方式。

对这批作品进行正式评估后,Lubell制定了一个三年的”变身商业计划(turnaround business plan)”,将玛格南的航线迁移曾经依赖的传统产业。玛格南的51位成员与13位投资人一致通过了这一计划。这批影像无疑是一笔巨大的筹码。但正如内森研究中心策展人Dacid Coleman所指出的那样,这批珍贵历史照片中很多作品具有的价值出于商业或美学考虑,在问世之初就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除开那些这些珍贵历史照片以外,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作品就如同音乐家的小样与畅销单曲的关系,能给我们提供对摄影师作品更加深入全面的理解。以布列松为例,Coleman发现他从未意识到自己曾拍摄过马丁•路德•金。

这些蒙尘的照片除了向我们揭示一个更加真实的马格南,还能为历史学家们提供很多关于二十世纪重大历史世界的更多宝贵细节。Lubell说,玛格南的摄影师绝非那些熙来攘往皆为名利的媒体记者。他以Burt Glinn在1959年拍摄的古巴革命为例,这组照片中的很多作品十分有名,例如说卡斯特罗向圣克拉拉的民众挥手致意。但这些照片仅仅是故事中的一小部分。”Glinn和卡斯特罗待了11天”,记录了成千上万张古巴领导人及其随行人员的照片。根据Lubell的观点,那些看似并不出名的照片也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个解读当时卡斯特罗的新窗口。另外,历史学家们也许还能从这些照片被翻印的数量中读出当时玛格南最热销的作品,或者说那个时代最红火的话题。

尽管Lubell拒绝透露玛格南将如何使用这批销售所得的细节,但他表示部分资金将会用于建设一个网络平台供摄影师们发布自己的作品。同时还会成立一个基金会来帮助摄影师们脚踏实地做一些长期性的项目,这样的报道作品曾经是玛格南的衣食所在。例如说在这笔基金的帮助下,摄影师们将有条件深入海地进行12至18个月的深入重建报道。Lubell说,悲剧落下帷幕,”每个人都离开了”。重建上不了头条,报道接踵而来的困境一般”在传统媒体圈子里买不了账。”

正如玛格南图片社这批珍贵影像的命运,属于印刷影像的那个岁月已经悄然逝去。但如果Lubell和玛格南图片社的摄影师们仍旧有信心在传统媒体的浪潮渐渐退去时冲上滩头,那么我们依旧能在岸上看到那闪闪发光的影像珍珠。

作者: Huang Yikai

I do apprecia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