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失而复得的村庄

MAY-articleLarge-v2

T. R. Williams的名字即便对于今天的摄影史研究圈子来说,也不是那么如雷贯耳。但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他是当之无愧的巨星,也是当今3D电影热潮的先驱者。发明于19世纪50年代的立体相机和观片器,就是他手中的神奇武器。

他当时作为一位立体人像摄影师声望如日中天,以至于皇后本人都会邀请他为她的女儿,维多利亚公主的16岁生日和婚礼操刀拍摄。但随着电影在20世纪早期的出现,摄影这一艺术形式的流行性大打折扣,而类似于Williams等摄影师的立体摄影作品更是在照相店或拍卖行中束之高阁。

又是一位皇后发掘了它们,摇滚巨星皇后乐队的吉他手Brian May在一个又一个城市的巡回演出中,不断收集这类摄影作品。

“无论我们去哪个地方,我总能知道应该去见那位卖家或者收藏家,”May先生慢慢回忆起他爱上立体摄影作品的大半生经历。“这种感觉很好,我在与一个和摇滚世界毫无联系的圈子交流。这儿没人知道我是谁,至多把我当做一个爱好者。只有一个小孩子曾经看着我说,‘你们知道他是谁?他是皇后乐队的!’。”

继续阅读“一个失而复得的村庄”

微图库的发展是否接近瓶颈

2009年五月,我开始跟踪iStockphoto的前198位用户。根据iStockcharts的数据,这198人均位于该微图库网站超过十万名用户的前250位畅销用户之中。

“内容贡献者(contributor)”一词比“摄影师(photographer)”更加准确,因为iStockphoto中的很大一部分畅销用户是依靠出卖插图而非摄影作品为生的插画家或平面设计师。过去14个月时间里,这198名用户有些名次变得更高,也有些被后来者超越跌出名单之外。

Skashkin是我研究对象中最靠后的一位,照片累积下载数量超过47000次,2009年5月1日到2010年6月30日之间被下载5033至6033次,目前排名347。Yuri Arcurs排名第一,在过去14个月中作品累积下载在357574至367574次之间。

有些用户的爬升速度很快。例如说Monkey Business Images,尽管2008年3月才进入iStockphoto,但是在我研究期间已经从254位攀升至37位。到现在,Monkey Business拍摄的图片累计下载次数已经超过18万次,过去12个月时间下载数量超过12.8万次。 继续阅读“微图库的发展是否接近瓶颈”

摄影作品装裱新工艺的功与过

随着这些年来摄影画廊出售的打印输出作品尺寸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使用艺术微喷工艺输出大幅作品的摄影师开始远离传统的卡纸玻璃木框,寻求新的装裱工艺。其中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原因,卡纸已经做不到这么大的尺寸。而与一幅50×40英寸作品相匹配的玻璃相框非常重,运输费用昂贵。摄影师们继续寻找一种新的装裱方法保持自己的作品光滑平整。过去十年里摄影师开始试着将自己的作品裱在铝板或称作辛塔那(Sintra)的PVC塑料型材表面;还有些摄影师试着使用更轻更薄的有机玻璃代替玻璃,粘在作品表面起到保护作用。

离开玻璃的装裱也有自己的美学魅力。

“我最关心的是让观众能直接看到照片,”摄影师Chris Jordan说。他的作品尺寸通常都很大,曾在纽约的约西•米洛(Yossi Milo Gallery)和洛杉矶的保罗•科佩金(Paul Kopeikin Gallery)两家著名摄影作品画廊和多家博物馆与教育机构展出。”尽管玻璃是透明的,但是总还是像一道墙隔在观众与作品之间,摄影师们常常使用的画框阴影更加强了这种感觉。”

继续阅读“摄影作品装裱新工艺的功与过”

数字时代出版业摄影质量变革

摄影行业,和所有其他处于数码革命之中的行业一样,所面临的不光是介质从胶片转换为数码,同时还面临着上下游产业的转变。

从最好到最快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摄影作品能否获得人们青睐,主要取决于画面品质以及内容是否与用途相符。

价格,被当做价值的衡量工具,并不是一个问题。杂志对于花大把银子将摄影师送往世界各地拍回最好的照片毫不手软,激烈的竞争保证出现在报摊上的每一张封面都是最好的。拿到最好的照片,是一种荣誉。

当数码时代到来,能否拿到最好的照片不再是出版商关心的重点,而是要比竞争对手更快的拿到照片。所以他们不再需要派出摄影师,而是挑一个已经在现场的摄影师,然后最快拿到照片。

继续阅读“数字时代出版业摄影质量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