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Pichler与他的Nazraeli Press

很多人都认为画册是摄影作品最适合的表现形式。精心挑选、编排、印制的摄影画册无论思想深度、视觉表现、故事讲述都是单幅摄影作品无法比拟的。这正是Nazraeli Press一直追求的理念。这家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小型独立出版社由Chris Pichler在20年前成立,今天已经作为世界顶尖摄影画册出版商之一享誉全球。Lee Friedlander、Todd Hido、Michael Kenna、Ron Van Dongen、Alessandra Sanguinetti、Daido Moriyama、John Gossage等鼎鼎大名的摄影师均在Nazraeli Press出版过自己的画册,另外Nazraeli Press也出版过不少其它领域艺术家的作品集。

简洁优雅的设计、优美适度的选材,既衬托书中的作品又不喧宾夺主,这是Nazraeli的标志性风格。”只要有哪一点做得不够好,整本书就会让人觉得不对劲,”Pichler如是认为。”一本优秀的摄影画册时不会让你在欣赏时想到’嗯,这本书的字体设计真好。'” Pichler自己完成了Nazraeli Press大多数画册的设计,最初他这么做是因为他没有钱雇人来干这件事。”和设计相关的一切内容都尽可能从简,”Pichler说。”我对印刷和设计兴趣不大,但是我对它们很上心,因为这是画册出版必经的过程。我没有学过设计,也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做的,但是我很热爱给我们的画册做设计。”

Pichler这种亲力亲为的出版方式虽出于出版社成立之初的经济窘况需要,但同时也奠定了公司古色古香的艺术基调。Nazraeli的画册目标群体并非普通大众,用Pichler话来说他们心中的出版对象是”全世界的核心画册收藏家,这个目标群体约为500人”。公司成立之初Pinchler就立下决心,”我们要让这批核心收藏家们真心爱上我们的画册。尽管我们知道这些画册很难引起大众兴趣,但我们依旧看重它们,倾尽所能将它们做得尽善尽美。我想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很多人说’他们出一本书,我就买一本书。'”

继续阅读“Chris Pichler与他的Nazraeli Press”

Jeffery Ladd谈Errata Editions

我对摄影画册的热爱始于1987年到1991年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学习的四年时光。我很幸运,老师们懂得画册的重要性,并向我们强调画册不等于照片的简单堆积或是展出。他们中有很多人是自学成才,画册对他们影响巨大。他们将这一思想灌输给我们,让我们以伟大的画册作品为范例,从中学习并探索摄影。所以我不需要外出拍照的时候,我很自然爱上了翻动画册的感觉。

阅览画册时我发现它不光是一种承载了不同摄影实践的媒体,同时还沉淀着丰厚的历史。我不仅仅看到了一本本画册是如何对人们产生影响,还看到了某些艺术家看到作品出现在画册效果后的态度转变。我在书店的书架上寻找那些我能负担的珍宝;对那些绝版许久的书,则会尝试在图书馆里寻找它们的踪影,以求一睹风采。我并不要求拥有这些画册,只是想看看它们,从更大的历史环境中去理解它们。但随着部分画册声名远扬,它们要么变得越来越稀有,要么变得越来越昂贵。

2004年,在Martin Parr与Gerry Badger合作的《画册的历史》一二卷发行后,我迷失在他们提供的浩淼书目之中,也意识到了这些画册的珍贵。书中提及的画册有三分之二我从未听说,那些”最为重要的”画册接近90%已经绝版,只有少数极为富有的收藏家或研究院所留存少量善本。年轻的摄影师们很难在不付出高昂代价或努力的前提下通过研习前人的作品改善自己的技艺,作为一名摄影老师,这让我非常郁闷。这就好比年轻的作者们不能接触那些最为伟大的文学或诗歌作品,从中获取养分一样。而这正是摄影画册所面临的现状。

继续阅读“Jeffery Ladd谈Errata Editions”

数字媒体如何改变摄影的未来?

互联网改变了我们对于摄影的思考方式,使得这一媒介的各个层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摄影作品不再被画廊或印刷媒体所局限,开始出现甚至只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过去十年里,摄影博客、在线杂志、数字影展等彻底改变了我们欣赏摄影作品的方式。更重要的是,Web 2.0的出现影响了全世界的摄影文化,让艺术走向国际,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通过这种前所未见的渠道表达与沟通,发现新的作品。对希望公开展示自己作品的影像制作者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兴奋的时代。在计算机与互联网的武装下,全世界的普通民众、爱好者、买家都能成为二十一世纪摄影师们的受众。而这些艺术家们也在日复一日更新我们对这一媒介的认识。

摄影师Jason Evans在他的论文《在线摄影思考(Online Photographic Thinking)》中探讨了数码媒体的本质及其对摄影创作和体验过程的冲击。”尽管乏味,但数码与传统一战不可避免。两种体系都为我们提供了绝无仅有的可能性,但我相信它们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当然他是对的,可尽管印刷照片和网络照片看起来相当接近,但在显示器上欣赏数码照片或能获得的体验很难与欣赏画册或照片相提并论。前者很可能根本没有经过校准,而后者大多按照艺术家的意愿印刷制作。我们发自内心的觉得网络作为一种影像传播机制存在先天不足,和传统媒体相比,数字媒体呈现的作品质量只能用恶劣形容,这实在是一个算不上特点的特点。Evans主张将重点放在”摄影能成为什么样子”,这种想法很值得一提,互联网对摄影出版、展示与传播确实有着不可替代的潜力。

继续阅读“数字媒体如何改变摄影的未来?”

图片编辑面对面:自由图片编辑Tor McIntosh

你是怎么样干上这行的?
我很幸运,刚拿到学位就在《流浪癖(Wanderlust)》杂志找到一份工作。读书期间,我在这家杂志社有几次工作经验,还趁假期参与了年度旅游摄影师竞赛的相关工作,拿了点报酬。所以当图片编辑部门空出来一个位置,就轮到了我。我是少数运气比较好的毕业生。

你在那儿的工作情况如何?
在《流浪癖》杂志我干到了图片编辑,并担任年度旅游摄影师竞赛的协调和评委。在决定做风光与生态摄影方面的自由图片编辑之前,我在一家国际游艇杂志里当了一段时间助理编辑。

你是什么情况下对摄影产生兴趣的?
我在《国家地理》杂志的包围中长大,一直梦想着成为下一个Annie Griffiths Belt或Jodi Cobb。我从高中开始学习摄影,直到后来学习完相关课程获得学位。摄影对我非常重要,我一直相信它会成为我未来的职业方向。

继续阅读“图片编辑面对面:自由图片编辑Tor McIntosh”

Q & A: Philip-Lorca diCorcia

90年代,你的照片已经影响了一批时尚摄影师,但你自己并没有对为时尚杂志工作特别感兴趣。当时你和家人在意大利,这个时候你接到了W杂志Dennis Freedman的电话。
当时是1997年,我根本不知道Dennis,我也没有经纪人,我认为自己也并不真的需要经纪人。当我回到意大利,却突然有一大堆人找我,所以我找到Leslie Simitch,她当时正在做一个代理机构。如果没有她,我可能根本不会和Dennis有接触。我当时并不想做事情,可是有一种竞争的氛围让你不得不去工作。这个时候 Dennis出现了,他说:”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他能够保证你的照片不被剪裁,这种自由是从其他媒体那里不能获得的。

即便如此你还是有所顾虑?
我一直都在给杂志社做事,但给时尚杂志做事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他们会要求你的作品尽可能和自己的其他作品拍摄的一样,但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做一只咬着自己尾巴绕圈的狗。当时我正努力在艺术圈里混出点名堂。1993年那会儿我才在画廊做了第一个展览,取得了一点点成功,但是我想人们根本不了解一个人要有多么大的动力才能克服重重困难在这个圈子里闹得风生水起。不是有人给你办个展,你就红了。事情根本不是这样。所以我对推进这件事并不太积极。

但Leslie这么告诉我,”你必须要做这个,我坦白说,部分原因是,你会因为更多人们看到你的照片而让你赚钱”,通常来说,在做付费很低的杂志拍摄的时候,同时天平另一端是更高回报的广告效应。不过,我得说,这种广告效应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大笑)

继续阅读“Q & A: Philip-Lorca diCorc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