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变革:Instagram时代的马格南图片社

6月17日开始,为庆祝马格南的67届年度聚会,图片社在网站上提供了一批尺寸为6×6的作品以100美元的破天荒低价进行为期仅两日的特价销售。45幅在售作品来自45名马格南旗下摄影师,以馆藏级别工艺制作,附带作者签名。所有作品从六月起便在马格南图片社的Instagram账号上逐一发布,但并非使用手机拍摄,而是挑选自他们的过往作品。与摄影师们动辄数千美元的限量签名版作品相比,这个价格可谓平易近人。尽管不设限量编号,但极短的销售周期同样保证了作品的稀缺性。活动的初衷是希望让人们看到世界最著名的图片收藏之一的全新面貌。

站在“改头换面”的新浪潮中央的是年仅25岁的马格南图片社创意总监基甸•雅各。雅各是网络时代的一辈人,呼吸着互联网的空气长大,为其带来的种种可能而感到兴奋。他开始是位作家,但在马格南则负责想象,或者说“思考”摄影作为沟通工具所扮演的角色。对于雅各来说,这意味着制订新的活动计划,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或者寻找新的手段扩展马格南的影响网络。

“我最关心的是故事以及它们唤起的情绪共鸣,”雅各说到,他认为社交媒体“成为了马格南叙述的有力视觉故事的载体与支撑。”

例如说在去年,马格南发起了“靠近百年”的活动,邀请专业摄影师与摄影爱好者们一起纪念罗伯特•卡帕的百年诞辰。从距离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卡帕回顾展开展前的第100天开始,马格南通过Instagram、Facebook和Twitter发布卡帕的经典摄影作品,并邀请摄影师用他们自己的作品做出视觉上的“应和”。每幅作品使用同样的标签发表——“靠近百年”,这个标签来自卡帕最广为人知的摄影箴言,公众们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用同样的标签发表自己的作品。所有作品最后一起出现在国际摄影中心的回顾展上。

“我们认为这是让无处不在的影像创作者们了解卡帕的作品的一个新方法,”雅各在去年接受《时代》杂志的采访时这么说到。“另外我们也希望借此体现社交媒体作为一种展现优秀作品强大生命力的工具的能力,成为抛砖引玉的聚宝盆。”

“每个摄影师,也包括马格南的成员在内,对于摄影这一媒介都有各自不同的理解,”Jacobs说。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来自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经典黑白人像和迈克尔•克里斯托弗•布朗的彩色图片报道共处一室。与摄影报道行业的许多摄影师一样,布朗也是手机摄影技术的拥痞。尽管大家风格、题材各异,但马格南的成员们“却因为某种共通点走到了一起”。

但这种“共通点”在今天已经变得岌岌可危,每一天都有数不清的照片通过互联网涌入我们的屏幕。移动技术的突飞猛进让摄影变得平民化,引发了许多人对于专业摄影地位与价值的担忧。但雅各依旧坚信当我们看到的照片越多,对于照片好坏的判断就会变得越敏锐。

“有深度的摄影作品——超脱于每天大量视觉噪音之上的作品,其价值只会随着人们的认识程度加深而不断提高,”雅各说。随之而来的是人们视觉审美情趣的不断提高,但这同时也对马格南及其类似机构提出了新的挑战,数字时代的它们需要与行业同僚、商务伙伴和艺术家朋友一道寻找更加有效的叙事手段。

“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希望让更多人接触到我们的摄影创作,同时也因为有些故事太大,马格南无力独自讲述,”雅各说。更重要的是雅各意识到,我们所处的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变化并不仅仅发生于摄影圈子当中,更不只影响到了马格南而已。

“每种艺术形式、每种商业模式以及生活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和在线媒体存在着瞬息万变的关联。在我看来,面对这个时代的媒体变革,马格南已经做好了精心准备,并且在不断适应。”

尽管对于雅各的观点有包括大卫•坎贝尔、佐格•克伯格在内的评论家表示仅仅是为活动造势而做的华丽说辞,甚至毫不留情的指出正是他所策划的这些活动给互联网带来了他所说的“大量视觉噪音”。但网民们对于活动却表现出了强烈的支持,在作品销售开始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网站服务器就因为不堪重负而下线。

作者: Huang Yikai

I do apprecia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