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传统遇见未来

本周一,谷歌停止了第一代谷歌眼镜的销售,宣告了这款售价高达1500美元的产品的寿终正寝。作为一款测试产品,它暴露了续航时间较短、操作不便等诸多问题。年内,谷歌计划推出全新设计的消费级产品,除了价格更低,电池间也会变得更长。新产品由iPod“之父”,苹果公司前高管托尼•法德尔负责监督开发。

谷歌并不孤独,本月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消费电子展上,头戴显示设备已经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些装着不起眼的小相机的头戴设备们,有可能像一个世纪前让拍摄变得前所未有地轻松的柯达盒子那样改变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么?它们的粉墨登场是否意味着“穿戴摄影”的出现?近日,《明镜》杂志邀请了艾略特•厄维特和布鲁斯•吉尔登两位街头摄影领域的传奇人物来一同试用谷歌眼镜,带我们一撇未来的可能。 继续阅读“当传统遇见未来”

图库行业的新潮流

如果一个行业能吸引最顶尖的投资者,年销售额高达二十亿美元,巨头们不断改革创新拉低行业门槛,那么在大多数人眼中这都称得上一个活跃的市场。但在很多摄影师看来,图库摄影行业的吸引力在过去十多年来每况愈下。

资深行业观察师、作者、顾问Jim Pickerell认为,“影像行业严重供过于求,售价不断下滑。很多情况下,摄影师得到的销售分成也在不断下滑。而拥有创作能力、试图进入图库行业分一杯羹的人群数量依旧以天文数字般持续增长。很多经验丰富的图库摄影师大幅削减了自己的创作出产,甚至还有人彻底退出了这个行业。”

综合多方资料看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叶,图库摄影师在版权管理模式下创作了大量高水准的作品。市场需求量大,而供给相对低下。紧跟行业动向的摄影师们在稳定的图片授权价格的滋润下过得顺风顺水,以至于风生水起。

但数码摄影与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图库作品的买家们开始寻找更简单、更廉价的渠道去获取需要的图片。对于那些需要反复使用或者长期使用的照片,他们根本不希望一次又一次的支付版权费用。免版税图片的出现让他们梦想成真。买家只用注册账号交纳费用,按照图片的文件大小支付对应的标准价格,就可以几乎不限次数的随意使用;省去了逐一核对使用协议,谈论价格的麻烦。 继续阅读“图库行业的新潮流”

史泰德的成功之路

2011年的那个夜晚让玛汀•霏侬(Martine Fougeron)记忆犹新,她正在纽约市的一家酒店给朋友欣赏自己的作品集《两个臭小子(Tête-à-Tête)》的样书。这组作品以她两个十多岁的儿子为题材,是她的得意之作。不过已经有很多家出版社因为担心销量,所以拒绝了这套书,霏侬很是受打击。突然她发现格哈德•史泰德先生正好坐在酒店的大堂里面。

她也曾梦想有朝一日自己的作品能得到史泰德先生的垂青,但是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那一刻她完全没有胆量上前。但她的朋友可没有这些顾虑,一把抓起样书就走到了史泰德先生面前。史泰德先生答应看看这本书,他一页页慢慢地看了二十分钟,一言不发。

“他看完了以后我问到,‘您感觉如何?’他说,‘这应该是本好书。’”霏侬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我说,‘十分谢谢您,不过您觉得它能成为一本史泰德的好书么?’,他看着我说到,‘可以,只要你不急。’”

这就是霏侬口中她“与史泰德先生的神奇会面”。她的作品最后定名为《孩子党》,今年秋天由史泰德出版发行。极少有出版商能像史泰德先生一样得到摄影师们的敬重,他愿意出版其他人不愿意出版的书,愿意把每本书都当做特别版一样与艺术家精诚协作,而且钱在他这儿基本不算是问题。 继续阅读“史泰德的成功之路”

一幅天价摄影作品的诞生

12月9日,美国知名风光摄影师彼得•里克(Peter Lik)在自己的官方网站Lik USA上发表了一则名为《彼得•里克刷新世界纪录》的新闻,宣称“私人收藏家在2014年11月以6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里克的作品‘幽灵’,同时还分别以240万美元和11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里克的‘幻像’与‘永恒的情绪’两幅作品。共计1000万美元的销售总额使得里克一举在史上最贵的前二十幅摄影作品中榜单中占得四席。”所谓四席中,也包括在2010年同样由私人收藏家购买的“一个”。

这则新闻迅速让正在忙于整理各种年度榜单的摄影圈喧嚣了起来,由于最初新闻的发布渠道仅限于摄影师官网及公关公司,因此引起了业内的诸多质疑之声。但随后,来自美国最佳律师事务所之一格莱斯•威尔律师事务所(Glaser Weil Fink Howard Avchen & Shapiro LLP)的约书亚•罗斯(Joshua Roth)作为匿名卖家的代理人发表官方声明,证实了此次交易的真实性。罗斯在声明中表示,“我们的客户是里克作品的长期收藏家,很高兴能将这三幅作品纳入自己的收藏当中。”里克本人的代理律师,来自格林伯格•特劳里格律师事务所(Greenberg Traurig, LLP)的马克•G•特雷多斯(Mark G. Tratos)表示,“这三幅作品为艺术摄影的发展塑造了新的里程碑,同时也成为彼得•里克作品价值的新标杆。”考虑到美国严格的税务与信用制度,这么做如果只是为了吹牛,那未免税上得也太高了一些。随后诸多权威新闻机构的跟进也确证了本次出售的真实,自此笔锋渐转为对于此次购买行为的讨论。 继续阅读“一幅天价摄影作品的诞生”

游戏:摄影叙事的新可能

如果你对于游戏机的印象还停留在魂斗罗和超级玛丽的年代,那么你一定无法相信今天的游戏机已经成为一种讲故事的新工具。尽管媒体更加热衷于讨论反恐精英、侠盗猎车等打打杀杀的无脑游戏对于青少年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也涌现出生化奇兵之无限、行尸走肉、美国末日等既在玩家群体中享有盛誉,同时又引发媒体重点关注的大作,无论人物塑造还是故事背景都达到了艺术级的高度。

少数报道摄影领域的先行者已经意识到电子游戏可以成为一种叙事手段,讲述自己拍摄的人或者事。以游戏作为载体,也更加容易激起沉迷于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年青一代的兴趣,起到寓教于乐的功效。VII图片社的摄影师Marcus Bleasdale正根据自己2001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拍摄的关于采矿冲突的作品制作一款电子游戏,创作初期的意愿之一便是如何抓住15到30岁人群的关注。

几年前Bleasdale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女很可能从来没有看过他拍摄的那些作品。当时的感触至今令他记忆犹新,“他们绝对不会购买我发表作品的那些报刊杂志,也绝不可能欣赏那些刊物上所登载的任何一篇文章……他们只专注于自己的世界——这样做没什么不对——他们只选择自己所熟悉的平台上出现的内容,也即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如果我们想让他们理解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之类的地方发生的故事,那么我们就应该讲我们所关心的这些内容以他们愿意接触的方式提供给他们。” 继续阅读“游戏:摄影叙事的新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