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天价摄影作品的诞生

12月9日,美国知名风光摄影师彼得•里克(Peter Lik)在自己的官方网站Lik USA上发表了一则名为《彼得•里克刷新世界纪录》的新闻,宣称“私人收藏家在2014年11月以6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里克的作品‘幽灵’,同时还分别以240万美元和11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里克的‘幻像’与‘永恒的情绪’两幅作品。共计1000万美元的销售总额使得里克一举在史上最贵的前二十幅摄影作品中榜单中占得四席。”所谓四席中,也包括在2010年同样由私人收藏家购买的“一个”。

这则新闻迅速让正在忙于整理各种年度榜单的摄影圈喧嚣了起来,由于最初新闻的发布渠道仅限于摄影师官网及公关公司,因此引起了业内的诸多质疑之声。但随后,来自美国最佳律师事务所之一格莱斯•威尔律师事务所(Glaser Weil Fink Howard Avchen & Shapiro LLP)的约书亚•罗斯(Joshua Roth)作为匿名卖家的代理人发表官方声明,证实了此次交易的真实性。罗斯在声明中表示,“我们的客户是里克作品的长期收藏家,很高兴能将这三幅作品纳入自己的收藏当中。”里克本人的代理律师,来自格林伯格•特劳里格律师事务所(Greenberg Traurig, LLP)的马克•G•特雷多斯(Mark G. Tratos)表示,“这三幅作品为艺术摄影的发展塑造了新的里程碑,同时也成为彼得•里克作品价值的新标杆。”考虑到美国严格的税务与信用制度,这么做如果只是为了吹牛,那未免税上得也太高了一些。随后诸多权威新闻机构的跟进也确证了本次出售的真实,自此笔锋渐转为对于此次购买行为的讨论。

《福布斯》杂志艺术投资专栏作家凯瑟琳•图利(Kathryn Tully)表示“这则消息对于任何试图以收购摄影作品或其它类型的艺术作品作为投资的人来说,都是一个警告。显然花大价钱购买一幅作品并不代表在你出售这幅作品的时候就能获得相应的回报,如果艺术家在二级市场上的相关记录很少那么作品就更难找到下家。”根据ArtPrice上的成交记录,彼得•里克的作品在2014年仅有五次拍卖记录,其中三次流拍。最高落锤价为4月在法国确定的2351美元,那是一幅78×26英寸的作品,名为“宁静”。《悉尼先驱晨报》《华盛顿邮报》等也对此表示了相应的观点。

相对于从资本运作角度看待这个问题的新大陆媒体而言,英国媒体对于彼得•里克的态度则更加不屑一顾。马丁•帕尔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表示,“从从来没有听过这个人。这件事儿很让我惊讶。我今天才看到他的作品,尽管他是一名非常不错的商业摄影师,拍摄的照片老百姓们喜闻乐见,但他在我所属的艺术世界里毫无立足之地。”英国最顶尖的画廊主迈克尔•霍本(Michael Hoppen)旧事重提,“我还记得他在2010年卖出的那幅作品,笑掉了我的大牙。我想,哪个土豪被人哄着花了一百万去买那样一幅作品?我用手机都能拍得出来。”

霍本的妹妹凯莉•霍本补充到“这幅作品和艺术摄影或创意摄影没有半点关系,但可悲的是它却拉垮了整个行业。”著名艺术评论家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更在《卫报》上义正言辞地宣称“摄影不是一门艺术,它是一门技术,我们在数码相机横行的年代就更加不应该忽略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在这个钱说了算的世界里,某个傻瓜为了这幅‘艺术摄影作品’付出的天价很可能成为摄影已经成为艺术的又一证明,但如果仔细观察这幅作品就会发现一切恰好相反……作品对于画意的做作追求恰好导致了其糟糕透顶的品位,看上去就好像是在在一家高档酒店的房间里精美装饰画……如果这就是历史上最值钱的‘艺术摄影作品’,那艺术摄影作品还是回家烧香作揖为妙。”

琼斯先生的地图炮尽管引起了摄影圈的反诘,但倒恰好在无意间点明了彼得•里克的生意经。和诸多将目光放在画廊和美术馆白墙上的摄影艺术家不同,里克的从发家起一直就将目标放在高档酒店和暴发户豪宅花里胡哨的文化墙上。里克是澳洲人,在故乡经营有几家画廊,但最初在美国市场做得并不算好。在加州蒙特雷和旧金山经历了两次失败以后,他将战场放在了远离美洲本土的夏威夷旅游城市拉海纳,并在那儿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一年后画廊的月销售额已经达到15万美元,游客是他的主要目标群体。在尝到甜头之后,里克把目标放到了美国最大的旅游城市,“罪恶之城”拉斯维加斯,每一天都不乏一夜暴富的人挥金如土。单店销售额瞬间从15万美元攀升到接近百万的地步。

和通常画廊的品位做派不同,里克旗下的画廊全部一幅暴发户风格:实木地板,器材灯光、石质墙面。他的作品制作与装裱继承了画廊的装修风格,使用富士水晶相纸输出,辅以巨大的仿古实木相框,在灯光的照射下尽显奢华。他的作品几乎就是为了拉斯维加斯的风格而量身定做,也因此在赌城的每一家酒店里几乎都能看到里克的作品。

里克的销售方式也和摄影圈惯常熟悉的限量销售方式不同,他的大多数作品限量为950版,每5版为一个批次,首批定价一般为3000到6000美元,其后每个批次都会在上一个批次的价格基础上提高5%到15%不等。换句话说,如果一幅作品能够卖到最后一批,那么价格将是第一批的一万倍以上。

同时里克又是一个很有生意头脑的人,在“限量”作品之外他还会制作若干超大尺寸的艺术家打样作品,放在专门的VIP区域展示,售价是普通“限量”作品的二十到三十倍。略微不理智的客户在里克精心训练的销售人员循循善诱之下可能会选择看上去性价比“相当高”的“限量”作品,而抱着“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信念的豪客则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特别版的艺术家打样作品。本次出售的“幽灵”是另一幅名为“天使之心”的作品的去色版本,应该就属于后一种情况。事实上,他的目标客户恐怕也同样是马丁•帕尔那个圈子的画廊主避之不及的人群。

不过和琼斯相比,一贯尖刻的马丁•帕尔对于整个事件的态度倒显得先当温和。“我认为这个新闻挺好,对整个行业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在摄影还相当被低视的当下,一切能提高人们对摄影关注度的新闻都是好的。”

英国摄影家画廊的负责人克莱尔•格拉菲克(Clare Grafik)的态度同样积极。“这一切都说明了摄影的范畴有多么的宽广。现在在我们的画廊里就展出着两位专为时尚杂志拍摄照片的摄影师作品。他们从不曾想过自己的作品有朝一日能出现在画廊的墙壁上,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作品缺乏深度,或不应该被视为艺术品。定义限制了我们的视野,如果我们开始扣着字眼去衡量什么是艺术,那么当下我们所面对的许多东西都会被赶出艺术的殿堂,而我们会因此变得更加贫瘠。”

最后我想说个小段子。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把里克和戈斯基两人的作品找了出来问我妈:我想买张照片挂家里墙上,妈你看哪张好看一些?这张600,这张400。在我表示这是朋友开店捧场,必须买一张之后,我妈妈勉强说:那还是买那个600的吧,虽然贵是贵点儿,但好歹不如便宜那张渗人。

作者: Huang Yikai

I do apprecia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