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Vincent Laforet

我和Vincent Laforet聊到了他与Vimeo及佳能合作的比赛”超越静止(Beyond The Still)“,我顺便借这个机会和他聊了聊关于他从新闻记者到好莱坞商业导演的转变。Vincent使用5D拍摄的第一部短篇《冥想(Reverie)》问世的时候,我和其它所有人一样对此持怀疑态度,认为这不过是一出花哨的商业广告。但当我看到一长串顶尖摄影指导的名字出现在比赛评委名单中,我开始相信人们真的在拥抱并奔向这一新技术。我想让风头浪尖上的Vincent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和行业敏感度出发,给我们谈谈未来的趋势。

APE:你到洛杉矶多久了?

Vincent Laforet:去年六月搬过来的。带着我的妻子,刚出生的女儿,还有五个月大的儿子。

APE:你现在算是制片人了?

VL:我管自己叫做商业导演兼摄影师兼摄影指导。

APE:你现在摄影活干得还多吗?

VL:最多三成,都是商业活。过去16个月里我只接了两个报道任务,一个是迈克尔•杰克逊的葬礼,一个是奥巴马的就职典礼。

继续阅读“Interview:Vincent Laforet”

Interview:Lisa M. Robinson


Invisible City © Lisa M. Robinson, from Snowbound

Lisa M. Robinson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摄影师,三年前我就已经在博客上介绍过她,那也是我博客写得最勤快的一段时间。前几天刚在策展人Larissa Leclair女士的博客上看到了关于她的一篇访谈,我觉得很有意思,于是给Leclair女士写了一封邮件,看看是否有幸能够翻译这篇文章,很高兴她答应了我的请求。

继续阅读“Interview:Lisa M. Robinson”

Interview:王博

我最初是和沈伟聊天的时候知道王博的,印象最深是他清华大学物理系研究生的身份。得知他在纽约456画廊举办第一个个展的消息以后,我给他发了一封采访邮件,很高兴收到了他的回复。

首先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清华大学物理系的毕业生,你为什么最后改行去学摄影?你喜欢摄影应该是从很小时候就开始了吧。那么为什么在上大学的时候没有直接选择摄影专业呢。

我从小就很喜欢美术,但真正对摄影产生兴趣还是进大学之后。在清华的几年中感觉在这方面越走越远,后来逐渐有了改行的想法。

继续阅读“Interview:王博”

Interview:Curtis Mann

Curtis Mann入选2010年惠特尼双年展的摄影师之一。如果需要证明艺术并非依靠艺术家手中的工具,而是依靠艺术家本身的洞察创造,他的作品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直以来我都想和他聊聊他的作品,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Jörg Colberg:今天这个使用Photoshop修改影像司空见惯的年代,为什么你还使用漂白等其他方式实实在在的毁灭性行为改动你的照片?在电脑上执行这些操作不是更容易吗?你是如何形成这种风格的?

Curtis Mann:我一直对于摄影,至少对于摄影作品的物理本质十分好奇。将摄影作为对象研究,揭示出其非永恒、非真实和可塑性极强的一面。由于我的机械工程背景,我一直以来对于构成摄影影像的纸张、化学药品及药水组合十分好奇。他们的组合诞生了影像,而他们的变更中隐藏了平实传统影像背后的极大可能性。

继续阅读“Interview:Curtis Mann”

Interview:Christopher Anderson

Jörg Colberg:你的新书《Capitolio(首都)》选择了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作为主题。委内瑞拉很明显依旧处于雨果•查韦斯的统治之下,有人把他当做拉丁美洲这片贫瘠土地上最伟大的救世主,几可与耶稣媲美;也有人把他视为这世上仅次于希特勒的独裁者。你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棘手的话题中,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选择了加拉加斯?

继续阅读“Interview:Christopher Anderson”

Interview:Frank W. Ockenfels (1)

Frank Ockenfels是一个多面手型的摄影师,无论是彩色还是黑白、登记照还是商业片、拍男人还是拍女人,他都能完成得同样精彩。无论你有多么困难的单子,都可以放心的交给他,他一定能交给你一份完美的答卷。

mad-men1-550x386.jpg

Rob:让我们从头开始聊聊吧,虽然没必要花上太多时间,但我们很想从头了解你。你在哪儿长大?

Frank:我在纽约州的Lockport长大,这是靠近尼加拉瓜瀑布的一处小村。我在那边的不少朋友家里冷藏间背后都有自己的暗房。

继续阅读“Interview:Frank W. Ockenfels (1)”

Interview:David Wright

非洲大陆,人类文明的摇篮,数十亿人的家园,但当我们透过镜头,那些关于非洲五光十色的画面却永远局限在有限的几种类型里面。要么记录着这片土地的战火与贫瘠,要么是Jim Johnson所说的怪物秀。但David Wright的作品–乌干达的阿伯通(Alebtong, Uganda)却让我眼前一亮:这位年轻摄影师非洲之旅带回来的照片即非那些陈腔滥调的纪实摄影,也不是那些泛滥着异国风情的旅行照。

当然,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David的作品,我之前还看过他的暂停,开始(Pause, To Begin)。但乌干达的阿伯通(Alebtong, Uganda)这组作品毫无疑问极大增加了他作品集的分量。David的网站上并没有提供文字信息,因此我并不太清楚这组作品背后的故事,但是光照片就已经打动了我。对于我来说,当一组照片使你开始想要知道其背后的故事,使你投入并且想要问出自己的问题,就已经具备了成为好照片的条件。就此,有了我们接下来的对话。

继续阅读“Interview:David Wright”

Interview:Bradley Peters

BradleyPeters_01.jpg

Bradley Peters是今年Conscientious作品竞赛获奖者之一。作为一名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学生,他的作品可被视为当前占据耶鲁主流审美风格的戏剧化摄影与风行不列颠带有明显闪光灯痕迹的扫街式摄影风格的联姻。当然,这样简单的描述很男唤起任何人对他作品的大兴趣,但却是对他作品第一眼印象的真实写照。而当大家看完了下面我和他的对话,就会和我有同样的想法,真相远非如此。

当然,摄影师的思想远非他的作品所能包容,更不是摄影课上的那些条条框框所能限制。他的作品带给我的震撼并不仅仅是画面的内容,更重要的是画面所表现出的不沾烟火的自然。尽管画面中存在这样那样的小错误,使其看上去不像是一组连续的作品;但如果认真观察你就会发现这些小错误反而使每张照片看上去更像是一幅宏大画卷中的一部分。

在这些年来欣赏了无数摄影作品之后,这样的特点正表现出这位摄影师是一位沉迷创作的人;是一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人;是一位乐于发现自己独有的摄影天赋并始终忠实自我的人。毫无疑问,Bradley正是近些年来从耶鲁大学涌现出的新星中最具天赋的年轻天才之一。

继续阅读“Interview:Bradley Peters”

Interview:Lydia Panas

Lydia Pana的人像摄影作品通常包含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物,这些作品里面总包含着一些难以言表的内容使其超越了很多平凡的人像摄影作品,这种神奇的魅力似乎来自画面人物之间的互动。合影作品通常都带有某种形式的英雄主义倾向,例如说这张照片,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讨究的话题。但Lydia的作品中从未出现这样的英雄主义倾向,而是相互信任与亲密无间。

与摄影师交流的越多,我就越加好奇她是如何拍摄出这样的照片,因此有了我和Lydia下面的对话。

继续阅读“Interview:Lydia Pan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