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被买了,不是我干的。

似乎在今天没有什么事情还能够比盖蒂图片社被出售更令整个影像行业感到吃惊的了。在吃了十三年的小鱼之后,盖蒂图片社终于在当地时间2008年2月25日被位于旧金山的顶级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 Firm)Hellman & Friedman LLC 以34美元每股的股价溢价55%收归旗下,交易金额达24亿美元,比今年年初所传出的消息高出了9亿美元。这里是双方公司的新闻稿:盖蒂HF LLC

古斯基作品《平壤四号》百万高价纽约拍出

在纽约索斯比拍卖行举办的红色情人节专场慈善拍卖会上,古尔斯基的作品《平壤四号(Pyongyang IV)》以一百三十七万五千美元的价格售出。作为杜塞尔多夫学派的代表人物,古尔斯基一直以来凭借其视角独到,细节翔实的巨幅摄影作品吸引了大量当代摄影以及当代艺术品收藏家的目光,其多幅作品在近年来屡屡创下摄影作品拍卖的新高。

本次在索斯比拍卖行举行的慈善拍卖活动旨在为"抗击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筹集善款,为了与情人节的主题搭配,本次拍卖会上的大部分艺术品均为红色主题。其中来自英国的当代现代艺术大师达米·赫斯特(Damien Hurst)为此次拍卖捐献了七件作品,U2乐队主唱,著名歌手Bono在拍卖会的开场酒会上演唱了披头士的名曲,All You Need Is Love。本次拍卖会总共筹集到善款达四千万美元。

《平壤四号》是一幅典型的古尔斯基式作品,高约三米,宽约两米(119 7/8英寸x81 1/2英寸)。

关于古尔斯基,任悦老师曾经推荐过一篇非常不错的文章。他的作品《99美分(99cent)》曾在07年二月伦敦索斯比一个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以三百三十四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从而保持摄影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长达一年之久。当时曾经有一篇有趣的评论如此说到,“一幅作品能够卖出什么价格,关键还是要看怎么卖的(That might suggest that how an artwork is sold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defining how much it can sell for)”。无独有偶,今年一月以三百四十万美元打破古尔斯基保持的记录的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作品同样是在一场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创下的,这成为这句评论最好的注解。

如果你对于摄影作品拍卖还有更浓厚的兴趣,可以看看索斯比拍卖行的摄影专区,以及克里斯蒂拍卖行的摄影专区,也欢迎大家发表评论谈谈自己的看法。

 

休息一下

终于忙完了单位的事情,这段时间实在是累。好在从今天起就可以恢复正常的更新了,我们先放松一下吧。

数码成像技术在现在已经越来越成熟了,于是乎艺术家们把目光转移到了拍摄的手段上。我们来看看两部新的相机吧:

第一款相机来自韩国设计师Sungwoo Park,与其说它是一台小巧的相机,可能带摄像功能的U盘是它更合适的称呼。

下一台相机来自设计师Tsunho Wang,从名字上看应该是一位华人。她的竹蜻蜓相机不光让相机飞了起来,也让我们有机会重温我们同年的梦想。

以上两台相机目前均属于概念作品,并没有实物,可能在最近几年内面世的可能性更加是微乎其微,但是我们可以发现,在设计师眼中或许拍照是一种另外的 意义。他们更加看重的拍摄本身,而不是像摄影师一样喜欢看到最终诱人的照片。这或许也是LOMO在这几年中红火起来的原因,让拍摄成为生活,而不是让图 片。

好了,不说太多话,我们接下来放松放松眼睛吧。对于设计感兴趣的人一定知道一个新兴的博客形式的设计杂志,Smashing Magazine。他们前不久放出了一篇文章,二十九个天才的音乐电视(29 Brilliant Music Videos)。其中以为澳大利亚歌手Sia演唱的一首Breathe Me,其音乐电视一共使用了大约五千多张波拉片拍摄而成,值得一看。她的音乐也确实不错,想听的朋友去电驴看看吧。如果你发现上面那个下载链接有问题,也可以从我这里下载,不过我不会保留太长时间啊。

最后给大家放出真人秀The Shot的全部下载链接吧,有感兴趣的朋友去看看了。这么多地址,希望链接我没有写错。

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第五集|第六集|第七集|第八集

谢谢所有关心这里的朋友们。

伟大的红外摄影师们站起来吧

随着柯达终止了他们的红外胶卷的生产,红外摄影最近一段时间逆市而动彻底的红火了起来。除了不断的有人教你怎么把自己的数码单反改造成红外摄影机,摄影师里奇•萨蒙(Rick Sammon)成立了一个创意红外摄影师联盟(The League of Creative Infrared Photographers)

“帝国主义的魔爪把红外胶卷无情的扼杀了,但是我们还有便宜的数码单反,我们还有机会。全世界热爱红外摄影的同志们站起来吧。把我们手中那些过气的数码单反改造成我们的武器,斗争吧!”该组织的技术总监乔伊•法莱斯(Joe Farace)做出了上述宣言。他也是红外数码摄影圣经《数码红外摄影完全指南(The Complete Guide to Digital Infrared Photography)》一书的作者。

目前该组织会员申请完全免费,只需要在他们的网站上提交你个人最佳的一张红外摄影作品以及自己的大头照一张,即可成为他们的会员,并且会出现在他们网站上的红外摄影师名单之中。

喜欢红外摄影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了。

一周网事

新的一周又来到了,很快就要过年了,首先给大家两个领红包的机会吧。第一个红包来自于老牌的摄影资讯网站Luminous Landscape,他们的基金会成立于去年八月,在今年开始接受第一批基金申请。除了买设备,基本上你可以用任何与摄影有关的理由去申请这一基金。申请时间从本月12日至下月11日,最终结果将在三月11日公布。另外一笔钱来自Humble Arts Foundation,除了任悦老师在上周谈到的31 Under 31这笔女性基金以外,他们一年两次的新兴摄影师赞助(Grant for Emerging Photographers, gep)项目也开始接受申请了。每个申请人可以获得1000美元的赞助,截止日期三月3号。

好了,如果有钱干什么呢?那就去申请马格南的摄影研究会(Magnum Workshop Oslo)吧,1650美元你就可以享受走着去爬着回来七天不吃饭的培训教程了,具体事项看这里。虽然徕卡中文网已经有了一个及其详尽的翻译,不过我觉得如果你还是坚持要看中文页面的话,那么就别继续点这个链接了,因为这是申请表。

几家欢喜几家愁,虽然马格南大师班进行得轰轰烈烈,不过遗憾的是,另一个有趣的纪实摄影研究会相机中的真实世界(Truth With A Camera)却和我们说拜拜了,新一期的《新闻摄影师》杂志已经证实此事。“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除了经济问题,在情感上我们也很难接受这一点。大部分的研究会都有学校或者组织为他们提供场所、设备、管理等等方面的支持。而我们在没有薪水的状态下工作了这么久,最终入不敷出。我们想要感谢14年来所有对我们提供过版主和支持的组织和个人。”

最近一段时间来,PDN过得也并不开心。在开放文章访问权限之后PDN迎来了一个新的访问高峰,但是这一数据迅速回跌到了开放访问前的最低点

沉重了两次以后,我们来开心一下吧。路透社本周在他们的博客上发了两篇有趣的文章,第一篇是《北京骑自行车指南(Riding a bicycle in Beijing)》,列举了在北京骑自行车的几大危险源,包括:公共汽车、气候、空气污染、的士以及电动自行车等。另外很是恶搞的比较了两张非常相似的照片

最后我们把注意力回到马格南身上来,续《The Shot》之后,英国佬们也不负众望的推出了自己的摄影真人秀节目,《大家笑一个(Picture This)》,评委便是大家熟悉的马丁·帕尔叔叔。如果任悦老师或者徕卡中文网到今天晚上还不放关于这个的介绍,那么大家就等着在我这里看相关的中文信息吧,哈哈。如果说这条信息让你们觉得我还不算太离谱的话,那么下一条八卦一定会让你们惊讶,上周五提到的布鲁斯·吉尔登居然也拍电影了,电影名字叫做《苦爱伴侣:布鲁斯·吉尔登的生死体验(Misery Loves Company: The Life and Death of Bruce Gilden)》。当然,如果吉大叔的名字还不够让你们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话,那么我可以略微再透露一下,马丁帕尔叔叔是这个电影中仅有的另一位演员。如果你们谁能有关于这部电影的信息,甚至下载链接,欢迎你们告诉我。

好了,祝大家一周过得愉快。

继续忙碌的一周网事

好了,没有想到这一周继续昏天黑地的忙。所以我们只好现在再来忙呼呼的看看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吧。

最大的重头戏应该是Kodak全新发布了他们的专业负片400NC和400VC吧,虽然就这么短短一句话,估计很多用负片的要开始偷着笑了吧。和之前发布的Tmax400一样,广告语依然是那句“Now with Even Finer Grain”,就不能稍微有点新意吗。新闻在这里喜欢看中文的朋友们请走这里购买请走这边,20个起每个7美元零1美分,运费自理,谢谢合作。Kodak自己的网页上把400VC写成了4000VC,为了给别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就不截图了。不过如果你去得及时,应该是可以看到的。4000度的负片,如果真有倒是不错的事情。

如果把星期天当作一周的开始的话,那么这一周的另外一件大事应该是美国最著名的摄影专栏作家赫伯特-开普勒(Herbert Keppler)先生去世的消息吧。我不知道怎么样用语言来形容这样一位平实而知识渊博的老先生,大家方便的话自己去看看《大众摄影(PopPhoto)》Adorama上面对他的纪念文章吧。看看右边,大家就知道了吧,当摄影编辑当到可以有自己的玩偶,不用我说开普勒先生到底是多么的受欢迎了吧。(另外在本文完成之后不久,纽约时报上也刊登了对开普勒先生的纪念文章。)

同样,上周日的纽约时报杂志刊登了我最喜爱的街头摄影师之一,拍照拍得可以和别人打起来的马格南摄影师布鲁斯·吉尔登(Bruce Gilden)一组作品,由美女模特凯丽·华盛顿(Kerry Washington)扮演一位总统候选人。整个拍摄过程的背后故事可以在这里看到,不过可惜,讲故事的是这位美人。

谈到纽约时报,我们最后来看看纽约时报的新家吧。不知道操着什么语言的这位老兄最近到这栋获奖建筑中去晃了一圈,尽管他说的话我们听不懂,不过图片可是一样看了。是不是有人想要立志去这栋优美的建筑中办公了呢?

忙碌一周的那些繁杂网事

2007年过去了,最后一周被数不清的加班弄得晕头转向,直到现在才终于清醒过来,慢慢整理思路吧。

应该有些朋友已经在任悦老师那边看到了,我开始在那边写一个新的栏目,叫做展讯(EXhibition EXpress),会在那边介绍一系列的展览方面的信息。目前估计可能一周三到四篇展览方面的信息是一个比较合适的量吧。参加了几个朋友做的一个比较松散的摄影小组Photon,大家可以点过去,不过现在什么也没有。初步的计划是每个月会有一个人提出主题,然后去执行。现在拍摄的项目叫做场地,应该等其中一位出差回来就会有文字内容放过去了。

去年年尾最大的新闻应该就是贝布托遇刺的消息吧,碰巧的是当时盖蒂图片社的高级摄影师John Moore恰好在现场,于是有了一组精彩的照片。纽约时报CNNMSNBC分别都对他进行了采访,并且不约而同的结合图片做成了多媒体。比较这三份多媒体采访,我们可以有趣的发现对于同一事件,平面媒体与电视媒体在编辑与选择照片的时候是存在明显的口味差异的。

前几次的文章中都提到了年度书目,而对于摄影来说,除了年度书目,最重要的就是年度图片了。这一年的年度图片,制作最为精美的当然属于MSNBC,四个大类作品(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一个太空摄影,不过图片与音乐也确实不赖),全部配上了激情洋溢的解说词以及音乐,犹如欣赏一部大片。不过这样的做法是好是坏,当然也是见仁见智的一件事情。荣辱参半的年度作品集来自于路透社,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路透社洋洋洒洒的106幅作品的选单对于年度作品来说,实在是太长了一些,更为惊人的是居然还设立了一个搞怪作品选。不过路透的另一个单元,多媒体版本的年度作品,则请到了《美国摄影》的编辑Gary Hershorn对每幅作品做出了到位的点评。另外也可以看看徕卡中文网精简并汉化的路透社年度作品选,可能会让你觉得更好。

纽约时报的年度图片选可能同样冗长,但是极其出色的多媒体展示方式无疑带给了我们耳目一新的浏览体验。而时代杂志的图片选则是最为平淡无奇的。其它年度图片还包括The Washington PostSan Antonio Express-NewsThe OregonianThe Roanoke TimesThe Register Guard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Minneapolis Star TribuneThe St. Petersburg TimesSport Illustrated。另外同样值得一看的是徕卡中文网精选出来的2007论坛作品

PDN公布了2007年的年度摄影师语录,徕卡中文网迅速的放出了一个缩减后的中文版,不过我窃以为中文版应该加一句周正龙的什么话上去。

之前曾经说过的摄影真人秀《The Shot》终于告一段落,最终的大奖归于美女摄影师Maria Carmel。遗憾的是在第五集以后我就一直也没有找到源了,所以没有跟进这个节目。如果以后能够知道关于这个节目更多的信息,可能还会和大家分享。想交友的这里有她的MySpace地址,嘿嘿。

最后说一句,目前在摄影圈内最受追捧的中国摄影师沈玮也终于开设了自己的中文博客。按照他在自己英文博客上最后的留言,应该会一直的写下去吧。尽管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位摄影师,但是我想这个博客也一定会成为一个有趣的地方。

闲话

跟随了我几年时光的优派显示器终于这个星期天的早上在一阵红光之中挂掉了,因此导致我星期一因为一堆应该在周日做完的东西忙得不可开交。

电脑坏掉以后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书店晃晃,然后惊讶的发现人民邮电出版社居然发狂似的出版了一系列国外的经典数码后期与摄影书籍。有Charlotte Lowrie的《Camera Raw(Camera Raw Studio Skills)》,虽然这本书的名字以及封面设计都容易让我想起那本我更期待的《真实世界Camera Raw(Real World Camera Raw with Adobe Photoshop)》——让人无限怀念的Bruce Fraser大师的遗作。说到Bruce Fraser,令人兴奋的是他的那本巅峰之作《真实世界的锐化(Real World Image Sharpening)》倒是真的出了,中文版名称是实在让人难受的《图像锐化深度探索》。下一本好书是来自Nigel French的《Photoshop揭秘:选区、图层与路径的艺术和科学(Adobe Photoshop Unmasked: The Art and Science of Selections, Layers, and Paths)》,中文版名字成了平淡无奇的《Photoshop选区深度探索–图层通道与路径揭秘》,当然我更喜欢他的那本《InDesign字体设计(InDesign Type)》,毕竟他是以讲字体设计而闻名的,不过在国内我很怀疑后者能够有多大的市场。接下来一本是Martin Evening的《Photoshop CS2摄影师专业技法(Photoshop CS2 for Photographers)》,这本书我在亚马逊买了两次都以包裹失踪告终,但是始终是我认为续Fraser大神以及Wow Book之后最值得购买的Photoshop书籍。CS2和CS的版本区别不大,大家可以直接找CS的电子书,在电驴上甚至还有配套光盘的下载,不过源很稀少。我现在比较喜欢的是这本书的CS3版。最后最让人惊讶的当然是这本《皮肤(Skin)》了,只要稍微愿意拍摄一次人像的,买一本吧,128元,不过是你请模特吃一餐饭的价格,而这远远是不值这本书能够带给你的。

好了,说了这么多看不到的书,我们继续来说网上的东西吧。如果你不方便购买上面这些书,网上本周依旧有不少好的教程,首先是来自创意大师(CreativePro)的《好光线,好照片(Get Light Right for the Best Photos)》,然后是专业摄影师杂志上的《如何读懂直方图(How To Read and Understand a Histogram)》,这篇文章都好到让我懒得再去研究如何写一篇能够详细解释直方图的文章了。

专业博客设计给我们带来了一篇好文章,《设计Photoblog的十个技巧》,这十个技巧分别是:使用中性色背景、提高访问速度、首页只留下最新作品、让自己的照片有个性、不要轻信那些给文字博客用的建议(哈哈)、谦虚的说明自己的器材、提供RSS输出、给图片加注解、别用弹出窗口、别局限于按月访问过往文件的方式。摄影DIY提供了一个《不可不看的88个摄影博客、画廊与网站》,上面的每一个链接都值得花上半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时间去看看,还好我基本都看过,这个时间就省了,哈哈。

接下来两篇访谈,第一篇是音频,来自拍摄上海的格雷 吉拉德(Greg Girard),这位连《中国摄影》也都上过了的摄影师就不用多说了,不过这篇访谈正是谈他在上海的作品的,推荐大家听听,呵呵。下一篇访谈介绍的摄影师并不能说名气非常大,他作为摄影师的名气可能更比不上他在情人节用一栋一百多万美元的房子当礼物的惊人之举,但是他却确实是好莱坞最好的剧照摄影师——杰森·博兰(Jasin Boland),访谈文章很长,其实我也还没有看完,不过挺有趣的。

前几天一直在谈各大媒体评论的年度优秀摄影书,之前我所介绍的都是英国媒体上面的书单,那么最后还加上一份英国媒体《独立报(The Independent)》的书单我们就开始把目光投向美国媒体吧。首先是之前已经提过的PDN上的书单,然后是《大众摄影(PopPhoto)》上的书单。比较牛的大餐来自《Shutterbug》,书单分成了两个部分,摄影数码,每个部分都是一张洋洋洒洒的大单。特别是数码部分,如果你对我前面介绍的书有兴趣,那么这封名单你一定不容错过,去年一年时间中的优秀数码后期书籍被毫无疑问的一网打尽。

瞎扯

漫长的30天终于过去了,以后再也不在博客上干这种限制主题的事情了。今天比较忙,就干脆瞎扯一下吧。

最近比较热闹的话题应该是新闻周刊(Newsweek)上的文章摄影已死?(Is Photography Dead?),尽管这篇文章颇显激进、片面(这也是我之前一直懒得提这篇文章的原因),但这篇在摄影圈子里面掀起的轩然大波却是始料未及的。喜欢看中文的同志们欢迎光临徕卡中文网,喜欢看英文的同志们可以继续往下看。首先值得一看的便是文章后面紧跟的评论;接下来是大众摄影的博客文章,题目我非常喜欢《摄影又挂了,这次是新闻周刊说的(Photography is Dead Again, Says Newsweek)》,连线杂志也在他们的博客上迅速回应了一个简短的观点。博客一个图片编辑也贴出了自己的观点,简单的一句话:我觉得整件事情就是一个搞艺术批评的在几个挂满了抄袭作品杂志封面图片编辑们都看不上眼的作品画廊里面转了一圈以后对摄影大发厥词。另外Adobe的资深约翰·莱克(John Nack)也憋不住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不过最有趣的还是这一篇文章,《摄影才没死,摄影现在值钱着呢(Photography is not dead …photography is worth a million dollars)》

地方报纸《尖峰新闻日报(Summit Daily News)》最近倒是也贴出一篇有趣的文章《数码是摄影的掘墓人吗?(Is digital forcing out photography’s roots?)》,可以看作是前者的余波,不过这股余波没有扫到摄影界,倒是让PS界的朋友们兴奋不已,PhotoshopNews就引用了这篇文章,看来搞IT的反应是要快一点点。

摄影是不是挂了未成定论,不过有不少胶卷倒是真的要离开我们了。柯达之前曾宣布到年底停产一部分胶卷,摄影博客2.8今天悲伤的写下了160NC再见,而摄影师詹姆斯·C·威廉姆斯则在Photo.net上发起了轰轰烈烈的拯救胶卷的活动。明天或者后天,我也许会转载一篇纪念柯达克罗姆的文章。

新兴摄影风格融合:时尚与纯艺

原文名为Emerging Crossover: Fashion as Fine Art,载于美国《大众摄影(PopPhoto)》杂志网站。译文略有删节。

在1955年去世之前,美国著名摄影师乔治·普莱特·莱尼斯(George Platt Lynes)销毁了自己不计其数的底片和照片,他担忧的是如果这些作品一旦成为遗作流入公众手中,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恶名。尽管莱尼斯所拍摄的名人肖像以及芭蕾舞演员为他获得了国际性的声誉,但是他深信美术史上必然不会对他的男性人体摄影以及时尚摄影假以什么好言辞的。

时尚摄影在那个年代尚不为美术界所容,布莱恩·保罗·克莱普(Brain Paul Clamp)这样说道,他是纽约著名摄影画廊克莱普艺术画廊(ClampArt)的拥有者。“如果你是一位商业摄影师,那么你和艺术作品代理商之间就有得好瞧的了,”克莱普解释道。“如果你真的想作品在什么画廊展出,那么你最好别让他们知道你还干着商业摄影这档子事情。”

不过这一状况在近来已经不再多见了,特别对于在流行与纯艺的共同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摄影师就更是如此。“年轻摄影师对这一分歧毫不介意,”克莱普如是说。

现在的时尚摄影与艺术摄影已呈相辅相成之势,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画廊展示出的作品正是时尚摄影作品。由纽约视觉艺术学院(School of Visual Arts)外联负责人丹·哈姆(Dan Halm)策划的“点击时尚(Click Chic)”摄影展便是一个绝佳的例子。展览展出了六位毕业生的作品,他们将时尚摄影作为一种手段来进行影像实验与社会评论,这一影展从多个方面展示了一种新的摄影流派——尽管它并不特别受画廊重视。

“如果你跳出杂志印刷精美的页面来看这些(摄影师),你会发现他们与那些艺术摄影师们受过受过同样的正规教育,也有着相同的艺术修养,”哈姆说道。在他看来,时尚摄影与艺术摄影之间界限的消失正预兆着时尚摄影的一个黄金年代的到来。

哈姆和克莱普认为,当下冲破传统思维模式的时尚摄影大潮植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八十年代,广告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克莱普说道。“广告不再是推销产品,而是开始推销理念。”这一转变可以在“时尚”广告中明显的看到直接表现服装的影像在慢慢减少或者消失。以为《尼龙(Nylon,一本定位年轻人的时尚杂志)》以及一些采访拍摄作品的摄影师盖·阿罗彻(Guy Aroch)为例,他的作品往往就只表现模特的头部或者嘴唇。哈姆同时还认为那些敏感大众也在时尚摄影的变革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的文化正在对时尚更为敏感,”他说。“我们更加关注时尚了。不然你认为“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美国版《Vogue》杂志主编)怎么会一夜之间妇孺皆知的。”

不过当八、九十年代被委以时尚摄影的复兴起源之时,那些年轻摄影师(以及他们的伯乐们)则相信江湖已经不是那个崇尚肤浅影像的江湖了。莎拉·西维尔(Sarah Silver),一位入选点击时尚摄影展的31岁的摄影师认为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少还有摄影师能够通过拍摄“不知所云的漂亮画片”来混个不错的收入。不过在当今媒体主导的市场上,这一手再也行不通了——就算是拍个产品图片,要求也比这高得多。反之,不管是混成什么样子的摄影师都会被要求拿出自己的东西来,拿出有说服力的图片出来,不管是说些什么东西。“拍摄漂亮的图片很容易,”西维尔说。“不过想要出名,你必须拿出独一无二的东西出来。”

这些年轻的摄影师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仿效着他们之前那些在商业与艺术领域均获得成功的摄影师们。拍时尚起家大卫·拉夏贝尔(David LaChapelle)开始拍起名人肖像,并且最近在托尼·沙弗拉兹(Tony Shafrazi)画廊举办了摄影展;以拍摄充满情欲诱惑的摄影作品起家的玛丽莲·敏特(Marilyn Minter)最近为Tom Ford拍摄了新的广告。

不过哈姆认为那些对于时尚摄影的传统偏见依旧会在某些人身上延续。少部分艺术摄影师依旧会认为时尚摄影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圈子,选择远离时尚摄影的江湖。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像西维尔这样的摄影师们。“很可能有很多人认为时尚摄影够不上是艺术,”她说。“不过我们这些时尚摄影师才一点也不在乎那些人。”